鹤灿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

《救命啊总有人想吃我扇子》①

韩信x小乔
强攻x弱攻(特别的乔妹给特别的你)(致独角兽皮肤)(已经氪了 巨甜!!!)
私设

01
“他眸藏星河,清风瘦马,一个挑矛就把我的——”
“小心心收入囊中了?”孙尚香叼着草,难以置信地接话。
“??并不是……是我的扇子……被他挑走了……”小乔夺下她嘴中的草叶,忿忿地摔到地上,“他不去偷鲲跑来抢我扇子干什么!”
孙尚香仰天大笑,一个趔趄差点没把脚底下的炮给踩了,她倚着小乔勉强站稳,想到周瑜最近刚给小乔送的礼物。
一把五彩缤纷的糖果色的扇子。栩栩如生,甜美至极,峡谷人人看见都想咬一口。
孙尚香一边哈哈地笑,一边腹诽活该你们秀恩爱。

02
腹是这么诽,但孙尚香心里明白小乔不喜欢周瑜。
她觉得周瑜过于骚气,不稳重,甚至意气风发得有点轻狂。
人可清狂不可轻狂。
孙尚香当时听完小乔的说法以后,啐了一口,“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他的任何都可以是缺点。”
怀春少女,谁不喜欢盖世英雄,虽然不用脚踏七彩祥云,但总要是意气风发的,是明媚如阳的,是肯保护她的江山的。
小乔不作回答,望向远方打野怪的韩信,一下一下,干脆利落,认真又认真。
竟看了入迷。

03
虽然小乔知道大家都在暗中观察,都在对她的扇子图谋不轨,但是明目张胆抢走的第一人还属韩信韩大将军了。
毕竟这是别人送的礼物,小乔只能逼自己去找韩信要回来。
但是……韩信被称为峡谷大长腿……她要去哪找他?小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

04
第三天过去了。
小乔使劲揪吧揪吧自己的衣角,霍然起身,朝韩信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高大的身影迅速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有些窘迫地低头,心里想他居然真的在家,嗓子一紧,发出干涩的声音。
“你还不还我的扇子啦!”
呃……本来想很自然地问的,结果一紧张就像撒娇一样。小乔:囧。
韩信低头看着一片粉红,眼底是细细碎碎的春意,染了几分桃花的颜色,一时心情大好。
“想让我还吗?”

05
“诶诶诶?”小乔瞪大眼睛看他,“你这不是废话吗。”
韩信继续面瘫,把她抵在门上,门咚。
“周瑜送的?”
小乔看着近在眼前的锁骨,咽了咽口水,微微地点点头。
“我可以送你一整个糖果屋,你跟他还是我?”
小乔:???????
尾随在后面偷听的孙尚香:这他妈…这么刺激的吗????

06
“你觉得韩重言怎么样?”孙尚香拿狗尾巴草碰碰小乔,好奇地问。
“就那样吧。”
孙尚香默。小乔感情方面仿佛迟钝一般,总觉得谁都是一般。

事情发生转机是那天,峡谷主宰苏醒,所有人都很紧张,孙尚香一直在刘备耳旁叨叨,诸如“不要老争啦活着要紧”“一定要小心敌军”……
而小乔却无所事事,无所牵挂,却突然感觉到旁边站着个人,她侧头,看见韩信一身战衣,英姿飒爽。
“打赌怎么样?”小乔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后开口道。
“你不是喜欢偷我扇子吗?就赌你能不能偷到主宰,你赢了我跟你,输了你跟我。”

韩信挑眉,这种时候怎能不耍一下帅?
“小姐,你搞错了,是打败,不是偷。姑娘家的扇子要靠偷,区区主宰,重言怎会打不死它?”

贫嘴……
小乔撇撇嘴,偷着乐了一把,脸颊也悄悄红得一塌糊涂。

07
日后韩信抱得美人归,孙尚香私底下问他怎么搞定死脑筋小乔的。
他笑,很认真地回答:“打赌我赢了。”
“那输了会怎么样?”
“换个体位而已。”
“……”


我又写了韩重言 我爱他……
这次系列是all乔 欢迎给我提一些不一样的cp组合建议(百合也可)
如果有灵感一天一个段子没问题!!(不小心又立了flag……

白龙吟x水晶猎龙者 王者峡谷版小朋友

私设/ooc/反差萌

花木兰:
歪重言哥哥,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呀?是不是跌在水洼里了呀?我今天很乖的,没有拿刀也没有抢小乔的蓝爸爸,我去和昭君姐姐学了做女红,你看我这么乖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抱抱呀。重言哥哥的抱抱就像大白兔奶糖!是甜味的呢!我好喜欢的。重言哥哥要不要来接我回家呀,峡谷黑乎乎的,我一个人好害怕……

歪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我?我在电话亭那里呀,电话亭好高的,别的小朋友都要大人抱起来,但是我自己也可以够得到呢!今天我绣了一个荷包,你来了送给你好不好,我刚学的,做的不太好,但是包着我的小心心呢,你不准嫌弃我呀!

歪?哥哥,是要等你一会吗?好的呀,我就在这里,不会乱跑的。哥哥快到了的时候再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重言哥哥你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呀?你在忙吗?还是说你有别的小朋友了....没...没关系的.....惹你家的小朋友不开心就不好了,重言哥哥不要为我而烦恼啦。但是今天真的很黑,可以接我最后一次吗?好不啦哥哥...

歪哥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呀?峡谷好冷好黑的,我想吃热乎乎的烤红薯,但是我只有一元钱,买了红薯就不能给哥哥打电话了……你能不能快点来呀……我…我好害怕……你是不是不喜欢木兰了呀?对不起,木兰以后不大手大脚了……不会抢别的小朋友的野了……我,我,我会很乖的。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木兰真的很害怕……

歪哥哥,木兰自己回家啦。总不能什么时候都依赖哥哥对吧!咦?昭君姐姐说我受伤了?没有的事啦!哥哥不要担心我!好吧……是有点疼……因为你说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嘛。嘻嘻,我好困的,睡觉啦,哥哥也要早点睡。

歪哥哥,我今天又做了一个同心结,昭君姐姐说我进步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呀,我想亲手送给你……你好多天没有陪木兰了,但是我有好好吃饭睡觉的!也没有惹事,超级乖的……

歪哥哥,对不起,木兰今天拿刀了……昭君姐姐说得对,你不在就没人保护我了,我要自己保护自己。但是这样的话重言哥哥就不会喜欢我了呢……啊……木兰没关系的,嘿嘿,那个荷包还有同心结我让昭君姐姐帮忙送给你啦……你不喜欢的话就扔掉吧我也知道绣的很难看,没关系的啦……你可以快点回来吗,我想,我想再看你一眼……请让我再任性一次好吗……

“对不起,没能长成你喜欢的样子。
喜欢你这件事,我打算放弃了。”

文/江初五
韩信版本的我争取早点码出来QwQ主要是不知道该写一个什么形象的
这儿一个人好不狗的江初五!!来造作吗!!

【韩信x花木兰】(偏古风/正剧/慎考究)

  01
  
  “嘿韩重言我们去偷猴哥的金箍棒吧?”
  “一边玩泥巴去。”韩信擦着手中的剑,神情疏疏。
  花木兰撇撇嘴,“当真是个冰块。”
  韩信的手顿住,转头看向身旁眉宇清秀的女子,忽而扬起唇角,“想不想去看蟠桃会?”
  “好啊好啊!!”
  
  02
  所谓蟠桃会不过是孙悟空纪念与紫霞邂逅的宴会,峡谷贫瘠终归比不上天界的盛大,但所有人都来了,一时之间热闹得很。
  只是没有女主人。
  
  韩信和花木兰二人并排走在人群中,一人啃着一个大桃子。
  “韩大哥!”黄鹂般清脆的声音打不远处传来,明快干净。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想又是小乔来找他们帮忙追周瑜,就果断跑开了。
  
  跑和骑马是花木兰最喜欢做的事情,她喜欢在大风中扬着头恣意洒脱地跑,喜欢在广袤的大地上骑马奔腾,喜欢一身战衣,披荆斩棘。
  而韩信呢,他喜欢同她一起做所有她喜欢做的事。
  他喜欢她开怀大笑的样子,喜欢她单纯不做作。
  韩信抿嘴,情不自禁地看着前面那个欢快地要飞起来的女孩子,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她娶回家。
  
  别人都说她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大手大脚的,生是女儿身,却不做女红,十指沾的是血水,而不是脂粉,像个男人婆。
  但他韩重言就是要娶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家的女孩子都没有那个替父从军的巾帼枭雄花木兰好。
  
  03
  两人跑到峡谷的草丛里,躲在比人还高的草里气喘吁吁,看着彼此,轻轻笑了出来。
  “天上的星星真好看,”花木兰躺在草里看着夜空,“啊,好好看啊,韩重言!”
  韩信也躺了下来,轻快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
  花木兰捶了他一下,“贫嘴。”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他看着闭上眼睛休憩的花木兰,悄悄凑过去,隔空吻了她的额头,没出声地说道:“花木兰,我要走了,勿念。”
  
  
  蟠桃会开得欢闹,歌舞升平中孙悟空的神情却有几分寂寥。
  李白抢了他手中的好酒,一口闷。
  
  “你是文人,你说说,紫霞为什么不爱我。”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你非要讲究缘由,但什么都可以是缘由,什么都可以不是。”
  就好像他之于韩重言,昭君之于他。
  
  路过的韩重言听到了,心底一片苦涩。他压低帽檐,握紧了手中的剑,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大步流星地走向峡谷外。
  出了水晶塔,他便是大杀四方冷漠无情的韩大将军,有着平定祸乱的重任,上有陛下,下有黎民百姓。茫茫苍生,总有人要用生命来保卫这天下,他不能永远躲在峡谷,一生安逸。
  
  生前为了躲避风波,他被送到峡谷里来安享余年,在这里的一日是人间的一柱香时间。他在这里一共度过了两百多日,约莫人间已然过去了七曜。
  
  他一路奔回家中,见到了熟悉的景色,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却极其怀念花木兰的笑靥,怀念她的絮叨。
  
  门口的侍卫见到他飞快跑回去报信,韩信驾着马,仰头看着匾额,内心感慨万千。
  
  
  他在家中小住了几日,便遵从陛下的命令厮杀战场。他是开国功臣,王侯将相,战衣染上无数人的鲜血,神情渐渐冰冷如霜。
  他不准自己想峡谷里的她,不准自己心慈手软,却忘记了刚登上君位的刘邦如何放心他坐大。但是他如何能做到自己一个人躲在峡谷里,然后任君主凌辱自己家人。
  当年的胯下之辱,别人都说他胆子小。
  但他若是胆子小,如何拿得起武器杀得了人,如何能辅佐刘邦安定江山。
  别人都不懂他,耻笑他。
  
  思及此,韩信冷冷地勾了勾唇角,摩挲着宝剑,心里默默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上战场了。
  然后他想回一趟峡谷,告诉花木兰。
  “我喜欢你。”
  
  
  04
  剑出鞘,铮铮清亮,寒光蔓延至他眼底。
  他驾着马,风声呼啸间,刀刀见血,剑气逼人。
  天生的战士。
  冷彻的风灌入他衣领中,吹扬他的额发,他挑眉看向对方的大将。
  “我放你走。”
  
  然士可杀,不可辱。对方怎么会屁滚尿流地逃走,反而被激怒,一时忘了计划,肆无忌惮单枪匹马地杀过来,正中韩信下怀。
  血液喷溅的声音被呼呼风声掩盖,黄沙扬起,他挑着敌人首级,举向天空,面容却带着无限的疲倦。
  
  张良远远看见,叹了一口气。走上前,用仅二人听见的声音说道。
  韩重言,你又何必如此拼命……陛下可是要置你于死地,你又何苦为他保江山。
  
  韩信忽然释然地笑了笑,抹去嘴角血迹。
  “我回不去峡谷的话,帮我告诉花木兰,韩重言讨厌死她了,希望她不要找他了,他要离开她去过有酒有肉有美色的生活。”
  
  他说着说着声音便颤抖起来,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捂住脸,眼泪喷涌而出。
  “我真的好想把她娶回家啊……我爱她啊我爱她……我想陪她骑一辈子的马,我想叫她一声夫人,我想和她数遍生命的惊喜,我想……
  重言是开国功臣,难道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吗……”
  
  世道如此,本就如此,本该如此。
  
  
  05
  张良连夜跑回了峡谷,将韩信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花木兰。
  “本以为可以缓几日,谁知明日吕后就要召他进宫,怕是凶多吉少……”
  
  花木兰愣了片刻,神情一点点黯淡下去,眼底的光一点点消失,她僵硬地转头看向张良,缓慢地吐出一句话:“那不是我可以去的朝代。”
  
  “重言他原话是让我和你说,他讨厌你,让你不要找他。”
  
  “他想让我忘记他,重新来过。”
  
  “是啊,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对陛下也是。明知吕后的目的,却还是要去,只为了安君王心。”
  
  花木兰硬扯出一弯笑,“所谓君王,不过是利用别人,利用完了就扔。”
  
  06
  公元前196年,吕后与相国萧何将韩信骗入长乐宫,斩于钟室,夷其三族。
  
  峡谷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风雨大作,水潭皆变为血水,花木兰手中的木瓢掉落,碎了一地。她神情慌张起来,看向其他人,他们也看着她。
  
  还是小乔率先打破沉默,“木兰姐,哭出来会好受点。”
  
  “节哀顺变。”他人纷纷说道。
  
  花木兰泣涕涟涟,飞快奔向韩信的房间,一路狂喊“韩重言”。
  声音之大,惊天地泣鬼神。
  
  她分不清眼前的水是几百日未见的雨水还是她自己的泪水,她重重地摔在水洼里,浑身泥泞,她跪坐在地上,指甲紧紧扣着泥土,一声声地哭。
  
  韩重言有何罪。
  韩重言有罪,他地位是罪,强大是罪,心软是罪。
  他戎马一生,却死于妇女之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他眸藏星河,心系天下,却落得惨死下场。
  你是帝王,我是臣子。你怀疑我,我尽忠而死,天经地义。
  好一个天经地义……
  
  花木兰哭得全身发麻,呼吸逐渐变得不顺畅,深深的无力从身体最深处一点一点蔓延至四肢百骸。她不相信前几日还嬉皮笑脸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的人,今日就尸骨无存。
  
  “韩重言,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死也不想你,彻彻底底忘记你,气死你,”花木兰故作轻快地说,吸了吸鼻子,“不对哦,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啊……”
  
  说罢,才刚稳定的情绪又汹涌澎湃起来,铺天盖地的委屈与伤心充斥了她的心房。
  
  峡谷的雨连下了七日,一日不断。
  
  07
  
  “韩重言你知道我为什么老想偷猴哥的金箍棒吗?
  因为我想在你周围画个圈,再告诉全世界:这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动者杀,本姑娘的战剑可不是带着玩的。
  现在你不在了,你的剑被我埋在花树下,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
玻璃渣好吃吗!!!!!大声告诉我!!
bug什么的尽情提!!打滚求喜欢:(;゙゚'ω゚'):
主页有其他段子欢迎食用!!!
来自于一个爱上韩重言的渣透的无力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