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