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白龙吟x水晶猎龙者 王者峡谷版小朋友

私设/ooc/反差萌

花木兰:
歪重言哥哥,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呀?是不是跌在水洼里了呀?我今天很乖的,没有拿刀也没有抢小乔的蓝爸爸,我去和昭君姐姐学了做女红,你看我这么乖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抱抱呀。重言哥哥的抱抱就像大白兔奶糖!是甜味的呢!我好喜欢的。重言哥哥要不要来接我回家呀,峡谷黑乎乎的,我一个人好害怕……

歪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我?我在电话亭那里呀,电话亭好高的,别的小朋友都要大人抱起来,但是我自己也可以够得到呢!今天我绣了一个荷包,你来了送给你好不好,我刚学的,做的不太好,但是包着我的小心心呢,你不准嫌弃我呀!

歪?哥哥,是要等你一会吗?好的呀,我就在这里,不会乱跑的。哥哥快到了的时候再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重言哥哥你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呀?你在忙吗?还是说你有别的小朋友了....没...没关系的.....惹你家的小朋友不开心就不好了,重言哥哥不要为我而烦恼啦。但是今天真的很黑,可以接我最后一次吗?好不啦哥哥...

歪哥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呀?峡谷好冷好黑的,我想吃热乎乎的烤红薯,但是我只有一元钱,买了红薯就不能给哥哥打电话了……你能不能快点来呀……我…我好害怕……你是不是不喜欢木兰了呀?对不起,木兰以后不大手大脚了……不会抢别的小朋友的野了……我,我,我会很乖的。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木兰真的很害怕……

歪哥哥,木兰自己回家啦。总不能什么时候都依赖哥哥对吧!咦?昭君姐姐说我受伤了?没有的事啦!哥哥不要担心我!好吧……是有点疼……因为你说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嘛。嘻嘻,我好困的,睡觉啦,哥哥也要早点睡。

歪哥哥,我今天又做了一个同心结,昭君姐姐说我进步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呀,我想亲手送给你……你好多天没有陪木兰了,但是我有好好吃饭睡觉的!也没有惹事,超级乖的……

歪哥哥,对不起,木兰今天拿刀了……昭君姐姐说得对,你不在就没人保护我了,我要自己保护自己。但是这样的话重言哥哥就不会喜欢我了呢……啊……木兰没关系的,嘿嘿,那个荷包还有同心结我让昭君姐姐帮忙送给你啦……你不喜欢的话就扔掉吧我也知道绣的很难看,没关系的啦……你可以快点回来吗,我想,我想再看你一眼……请让我再任性一次好吗……

“对不起,没能长成你喜欢的样子。
喜欢你这件事,我打算放弃了。”

文/江初五
韩信版本的我争取早点码出来QwQ主要是不知道该写一个什么形象的
这儿一个人好不狗的江初五!!来造作吗!!

【韩信x花木兰】(偏古风/正剧/慎考究)

  01
  
  “嘿韩重言我们去偷猴哥的金箍棒吧?”
  “一边玩泥巴去。”韩信擦着手中的剑,神情疏疏。
  花木兰撇撇嘴,“当真是个冰块。”
  韩信的手顿住,转头看向身旁眉宇清秀的女子,忽而扬起唇角,“想不想去看蟠桃会?”
  “好啊好啊!!”
  
  02
  所谓蟠桃会不过是孙悟空纪念与紫霞邂逅的宴会,峡谷贫瘠终归比不上天界的盛大,但所有人都来了,一时之间热闹得很。
  只是没有女主人。
  
  韩信和花木兰二人并排走在人群中,一人啃着一个大桃子。
  “韩大哥!”黄鹂般清脆的声音打不远处传来,明快干净。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想又是小乔来找他们帮忙追周瑜,就果断跑开了。
  
  跑和骑马是花木兰最喜欢做的事情,她喜欢在大风中扬着头恣意洒脱地跑,喜欢在广袤的大地上骑马奔腾,喜欢一身战衣,披荆斩棘。
  而韩信呢,他喜欢同她一起做所有她喜欢做的事。
  他喜欢她开怀大笑的样子,喜欢她单纯不做作。
  韩信抿嘴,情不自禁地看着前面那个欢快地要飞起来的女孩子,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她娶回家。
  
  别人都说她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大手大脚的,生是女儿身,却不做女红,十指沾的是血水,而不是脂粉,像个男人婆。
  但他韩重言就是要娶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家的女孩子都没有那个替父从军的巾帼枭雄花木兰好。
  
  03
  两人跑到峡谷的草丛里,躲在比人还高的草里气喘吁吁,看着彼此,轻轻笑了出来。
  “天上的星星真好看,”花木兰躺在草里看着夜空,“啊,好好看啊,韩重言!”
  韩信也躺了下来,轻快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
  花木兰捶了他一下,“贫嘴。”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他看着闭上眼睛休憩的花木兰,悄悄凑过去,隔空吻了她的额头,没出声地说道:“花木兰,我要走了,勿念。”
  
  
  蟠桃会开得欢闹,歌舞升平中孙悟空的神情却有几分寂寥。
  李白抢了他手中的好酒,一口闷。
  
  “你是文人,你说说,紫霞为什么不爱我。”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你非要讲究缘由,但什么都可以是缘由,什么都可以不是。”
  就好像他之于韩重言,昭君之于他。
  
  路过的韩重言听到了,心底一片苦涩。他压低帽檐,握紧了手中的剑,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大步流星地走向峡谷外。
  出了水晶塔,他便是大杀四方冷漠无情的韩大将军,有着平定祸乱的重任,上有陛下,下有黎民百姓。茫茫苍生,总有人要用生命来保卫这天下,他不能永远躲在峡谷,一生安逸。
  
  生前为了躲避风波,他被送到峡谷里来安享余年,在这里的一日是人间的一柱香时间。他在这里一共度过了两百多日,约莫人间已然过去了七曜。
  
  他一路奔回家中,见到了熟悉的景色,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却极其怀念花木兰的笑靥,怀念她的絮叨。
  
  门口的侍卫见到他飞快跑回去报信,韩信驾着马,仰头看着匾额,内心感慨万千。
  
  
  他在家中小住了几日,便遵从陛下的命令厮杀战场。他是开国功臣,王侯将相,战衣染上无数人的鲜血,神情渐渐冰冷如霜。
  他不准自己想峡谷里的她,不准自己心慈手软,却忘记了刚登上君位的刘邦如何放心他坐大。但是他如何能做到自己一个人躲在峡谷里,然后任君主凌辱自己家人。
  当年的胯下之辱,别人都说他胆子小。
  但他若是胆子小,如何拿得起武器杀得了人,如何能辅佐刘邦安定江山。
  别人都不懂他,耻笑他。
  
  思及此,韩信冷冷地勾了勾唇角,摩挲着宝剑,心里默默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上战场了。
  然后他想回一趟峡谷,告诉花木兰。
  “我喜欢你。”
  
  
  04
  剑出鞘,铮铮清亮,寒光蔓延至他眼底。
  他驾着马,风声呼啸间,刀刀见血,剑气逼人。
  天生的战士。
  冷彻的风灌入他衣领中,吹扬他的额发,他挑眉看向对方的大将。
  “我放你走。”
  
  然士可杀,不可辱。对方怎么会屁滚尿流地逃走,反而被激怒,一时忘了计划,肆无忌惮单枪匹马地杀过来,正中韩信下怀。
  血液喷溅的声音被呼呼风声掩盖,黄沙扬起,他挑着敌人首级,举向天空,面容却带着无限的疲倦。
  
  张良远远看见,叹了一口气。走上前,用仅二人听见的声音说道。
  韩重言,你又何必如此拼命……陛下可是要置你于死地,你又何苦为他保江山。
  
  韩信忽然释然地笑了笑,抹去嘴角血迹。
  “我回不去峡谷的话,帮我告诉花木兰,韩重言讨厌死她了,希望她不要找他了,他要离开她去过有酒有肉有美色的生活。”
  
  他说着说着声音便颤抖起来,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捂住脸,眼泪喷涌而出。
  “我真的好想把她娶回家啊……我爱她啊我爱她……我想陪她骑一辈子的马,我想叫她一声夫人,我想和她数遍生命的惊喜,我想……
  重言是开国功臣,难道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吗……”
  
  世道如此,本就如此,本该如此。
  
  
  05
  张良连夜跑回了峡谷,将韩信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花木兰。
  “本以为可以缓几日,谁知明日吕后就要召他进宫,怕是凶多吉少……”
  
  花木兰愣了片刻,神情一点点黯淡下去,眼底的光一点点消失,她僵硬地转头看向张良,缓慢地吐出一句话:“那不是我可以去的朝代。”
  
  “重言他原话是让我和你说,他讨厌你,让你不要找他。”
  
  “他想让我忘记他,重新来过。”
  
  “是啊,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对陛下也是。明知吕后的目的,却还是要去,只为了安君王心。”
  
  花木兰硬扯出一弯笑,“所谓君王,不过是利用别人,利用完了就扔。”
  
  06
  公元前196年,吕后与相国萧何将韩信骗入长乐宫,斩于钟室,夷其三族。
  
  峡谷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风雨大作,水潭皆变为血水,花木兰手中的木瓢掉落,碎了一地。她神情慌张起来,看向其他人,他们也看着她。
  
  还是小乔率先打破沉默,“木兰姐,哭出来会好受点。”
  
  “节哀顺变。”他人纷纷说道。
  
  花木兰泣涕涟涟,飞快奔向韩信的房间,一路狂喊“韩重言”。
  声音之大,惊天地泣鬼神。
  
  她分不清眼前的水是几百日未见的雨水还是她自己的泪水,她重重地摔在水洼里,浑身泥泞,她跪坐在地上,指甲紧紧扣着泥土,一声声地哭。
  
  韩重言有何罪。
  韩重言有罪,他地位是罪,强大是罪,心软是罪。
  他戎马一生,却死于妇女之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他眸藏星河,心系天下,却落得惨死下场。
  你是帝王,我是臣子。你怀疑我,我尽忠而死,天经地义。
  好一个天经地义……
  
  花木兰哭得全身发麻,呼吸逐渐变得不顺畅,深深的无力从身体最深处一点一点蔓延至四肢百骸。她不相信前几日还嬉皮笑脸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的人,今日就尸骨无存。
  
  “韩重言,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死也不想你,彻彻底底忘记你,气死你,”花木兰故作轻快地说,吸了吸鼻子,“不对哦,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啊……”
  
  说罢,才刚稳定的情绪又汹涌澎湃起来,铺天盖地的委屈与伤心充斥了她的心房。
  
  峡谷的雨连下了七日,一日不断。
  
  07
  
  “韩重言你知道我为什么老想偷猴哥的金箍棒吗?
  因为我想在你周围画个圈,再告诉全世界:这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动者杀,本姑娘的战剑可不是带着玩的。
  现在你不在了,你的剑被我埋在花树下,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
玻璃渣好吃吗!!!!!大声告诉我!!
bug什么的尽情提!!打滚求喜欢:(;゙゚'ω゚'):
主页有其他段子欢迎食用!!!
来自于一个爱上韩重言的渣透的无力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