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展信佳

1.

“展信佳,你为什么叫展信佳?”

“因为我妈没啥文化,她心上人给她写信总会写这三个字,她以为这是和‘我爱你’一样的意思,所以她很喜欢。”

“好吧,展信佳同学。”

从那以后,他总给他写信。

一定要写——

“亲爱的展信佳同学:

         展信佳!

……”

感叹号一定是用力描黑加粗的,他反过来信纸可以摸到那凸起的纹路,摩擦着粗糙的皮肤。那些因为用力而印出来的痕迹就像写这封信的人的脸上的小雀斑一样可爱。

他们经常一起去小卖部买辣条。五毛钱一小包,又甜又辣。

时光如流。高考完,他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信中的称呼从“亲爱的展信佳同学”变为“信佳”似乎也只有几年的光景,信的内容也从日常琐事大到城市环境小到今天没洗袜子变成了几个月一次的问候。

展信佳一封也没有回。

在那样晦暗环境下长大的他比谁都清楚,感情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并没有比经常会从口袋蹦出来的一元钢蹦可靠多少。

他想到小时候他给他买了一只毛绒小熊,棕色的,憨憨的,但眼睛似乎还有点灵气。

他眼眶有些发红,但仍嘻嘻哈哈地问他买只熊干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每个小孩子的童年都应该有一个毛绒玩具,展信佳也是。

回忆到这里,展信佳突然对童年的自己有些吃味。

在第二十八个生日到来的前一夜,他觉得应该给二十八周岁的自己一份礼物。一张结婚证。但他需要的是那张单薄的纸,还是背后的家庭?很显然,是前者。

但是他应该结婚了吧,大概已经在享受妻儿给予的莫大的幸福。

这十一年他们从未见过。是近乡情更怯,还是淡忘于天涯?

最后,二十八岁生日那天,展信佳买了一只猫。

起名叫太白。

太白是只花猫,展信佳也很久没有展信佳了。

2.

展信佳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家游戏厅,从前是自己逃课来这里玩,后来那个人非要跟着他,每次都拿一大杯水,隔三差五地让他喝水。若只是喝水,展信佳不会记忆那么深刻,记忆深刻的是,他碰过的地方,他的嘴唇也碰到了。

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忽的躁动起来。展信佳假装目不斜视地玩游戏,实则已经脸红了。好在,昏暗的室内,不会被发现。

有时候他也会想和他一起玩游戏。于是展信佳就陪他玩魂斗罗。然而一个次次拿双百分的人,却连WSAD都傻傻分不清,展信佳只好和他互换位置,把上下左右让给了他。

他会沮丧。在这方面,他像个麻瓜,而展信佳却是高高在上的傲罗。

这时候展信佳就想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柔软的头发弄乱,然后看着他,和他说没关系。

但他终究还是目不斜视地盯着游戏界面。

有些事,覆水难收。

他知道的,这是喜欢,是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喜欢。

那他喜欢他吗?喜欢这个……有些自闭却愿意让他走进来并把心里的玫瑰花园都给他的人吗?

展信佳不知道。

就像他不知道一元二次方程如何求解。

二者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3.

“展信佳,你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是电线分割下的天空真好看吧。”

“好吧,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想你的糖醋排骨。”

“错!我在想今天的展信佳在想什么!”

“那你不用想了,我告诉你,我在想什么时候你才可以……”

梦总是到这里戛然而止。那句“来我怀里”似乎永远只能沉睡在喉咙深处。

展信佳理了理头发,穿衣起床。

为了儿时的梦想,他爬到今天的位置,终于让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对那个人说句“来我怀里”。

但那个人,在他办公桌上,在相框里,穿着白色西装,帅得一塌糊涂。许是因为他选择的新娘子,所以他笑得那么灿烂,温山软水都不及。

展信佳凝视着他,忽然觉得,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不过是少年的惺惺相惜,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却把自己困在这里,何必呢。

4.

他总是会想到他,不是在深夜很静的时候,而是四月的清晨。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有鸟语,有微风,有花猫蜷在青石板上做美美的梦。

他有车,但每到这个时候,他只喜欢走路,从五点钟开始,一步一步,像是要将整个人生走完,像是要走到他面前去。

公司的人得知后都说展信佳是金融圈巨鳄里最有山水情趣的。还有人为了讨好他,给他造了座小花园,巧夺天工,就连脚底下其貌不扬的路也是重金打造的。

但展信佳还记得他和他以前一起走过的路,是坑坑洼洼的,下雨天会积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每到这个时候,调皮小孩子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他们总是湿着裤腿回家。

展信佳收下了那座小花园,他给自己建了个秋千在里面。

秋千上是一朵玫瑰花,但从未荡起过。

5.

“我陪你看日落,但我不是小王子,你也不是我的玫瑰花或者小狐狸。”

“那是什么?”

“我叫长生,你是我的不老药。”

长生……

展信佳终于记起来了,他的名字叫长生,和他的名字一样奇怪。

傍晚五点钟,正是灿烂云霞铺满整个天空的好时光,也是展信佳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的好时光。

似乎只有在梦里,他才能触碰到青春的尾巴,才能看到长生脸上的小雀斑,才能看到往事一幕幕。

一幕一幕,定格,萦绕。

6.

“这个357房也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展信佳’三个字写在末尾的。”

“他的家属还是没来吗?那他留下的这笔钱和这封信怎么办?”

“我已经叫人去找信中提到的人了,但是没找到,2002年在风阳小学入学的并没有一个叫什么长生的,还有信中提到的初高中都没有这样一个人入学过。”

“兴许是改名了呢?毕竟这个名字奇奇怪怪的……”

“也许吧,再找找看。”

“别找了吧,你们都忘记他得的什么病了吗?咱们给他好好安葬,这笔钱就捐给同类型病人吧……”

“通知,357房病人林东宇患有食道癌,晚期,兼并患有妄想性障碍,于7月19日12时34分送进急救室,抢救无效,死亡,请联系病人家属准备后事。”

……

7.

他终于见到了他。

他带着他的小儿子,近乎是他的翻版。

“展信佳,你曾经问我青春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回答。

其实青春就是,明明我分得清WSAD,但却要用上下左右。”

这么多年对世俗的不满,身为孤儿的孤独,二十五岁就被医生判了死刑时的恐惧,终于化为乌有,化为他梦里一大片花海。

花海中心站着一个小男孩,穿着简单的校服,干净的笑脸。

校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风阳小学。三年五班。林东宇。

——————
我看的第一部耽美是《最喜欢你的那十年》很喜欢里面青春的感觉 但是真的好虐 欲哭无泪的那种虐 所以码了一篇青春的耽美文 致敬青春 致敬男孩子之间的友谊(雾)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