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救命啊总有人想吃我扇子》①

韩信x小乔
强攻x弱攻(特别的乔妹给特别的你)(致独角兽皮肤)(已经氪了 巨甜!!!)
私设

01
“他眸藏星河,清风瘦马,一个挑矛就把我的——”
“小心心收入囊中了?”孙尚香叼着草,难以置信地接话。
“??并不是……是我的扇子……被他挑走了……”小乔夺下她嘴中的草叶,忿忿地摔到地上,“他不去偷鲲跑来抢我扇子干什么!”
孙尚香仰天大笑,一个趔趄差点没把脚底下的炮给踩了,她倚着小乔勉强站稳,想到周瑜最近刚给小乔送的礼物。
一把五彩缤纷的糖果色的扇子。栩栩如生,甜美至极,峡谷人人看见都想咬一口。
孙尚香一边哈哈地笑,一边腹诽活该你们秀恩爱。

02
腹是这么诽,但孙尚香心里明白小乔不喜欢周瑜。
她觉得周瑜过于骚气,不稳重,甚至意气风发得有点轻狂。
人可清狂不可轻狂。
孙尚香当时听完小乔的说法以后,啐了一口,“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他的任何都可以是缺点。”
怀春少女,谁不喜欢盖世英雄,虽然不用脚踏七彩祥云,但总要是意气风发的,是明媚如阳的,是肯保护她的江山的。
小乔不作回答,望向远方打野怪的韩信,一下一下,干脆利落,认真又认真。
竟看了入迷。

03
虽然小乔知道大家都在暗中观察,都在对她的扇子图谋不轨,但是明目张胆抢走的第一人还属韩信韩大将军了。
毕竟这是别人送的礼物,小乔只能逼自己去找韩信要回来。
但是……韩信被称为峡谷大长腿……她要去哪找他?小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

04
第三天过去了。
小乔使劲揪吧揪吧自己的衣角,霍然起身,朝韩信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高大的身影迅速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有些窘迫地低头,心里想他居然真的在家,嗓子一紧,发出干涩的声音。
“你还不还我的扇子啦!”
呃……本来想很自然地问的,结果一紧张就像撒娇一样。小乔:囧。
韩信低头看着一片粉红,眼底是细细碎碎的春意,染了几分桃花的颜色,一时心情大好。
“想让我还吗?”

05
“诶诶诶?”小乔瞪大眼睛看他,“你这不是废话吗。”
韩信继续面瘫,把她抵在门上,门咚。
“周瑜送的?”
小乔看着近在眼前的锁骨,咽了咽口水,微微地点点头。
“我可以送你一整个糖果屋,你跟他还是我?”
小乔:???????
尾随在后面偷听的孙尚香:这他妈…这么刺激的吗????

06
“你觉得韩重言怎么样?”孙尚香拿狗尾巴草碰碰小乔,好奇地问。
“就那样吧。”
孙尚香默。小乔感情方面仿佛迟钝一般,总觉得谁都是一般。

事情发生转机是那天,峡谷主宰苏醒,所有人都很紧张,孙尚香一直在刘备耳旁叨叨,诸如“不要老争啦活着要紧”“一定要小心敌军”……
而小乔却无所事事,无所牵挂,却突然感觉到旁边站着个人,她侧头,看见韩信一身战衣,英姿飒爽。
“打赌怎么样?”小乔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后开口道。
“你不是喜欢偷我扇子吗?就赌你能不能偷到主宰,你赢了我跟你,输了你跟我。”

韩信挑眉,这种时候怎能不耍一下帅?
“小姐,你搞错了,是打败,不是偷。姑娘家的扇子要靠偷,区区主宰,重言怎会打不死它?”

贫嘴……
小乔撇撇嘴,偷着乐了一把,脸颊也悄悄红得一塌糊涂。

07
日后韩信抱得美人归,孙尚香私底下问他怎么搞定死脑筋小乔的。
他笑,很认真地回答:“打赌我赢了。”
“那输了会怎么样?”
“换个体位而已。”
“……”


我又写了韩重言 我爱他……
这次系列是all乔 欢迎给我提一些不一样的cp组合建议(百合也可)
如果有灵感一天一个段子没问题!!(不小心又立了flag……

【李白x小乔】蛀牙/狗粮

#李白x小乔#

盗文自重
虽然可能没有人盗但是!万一见鬼了呢??

01

李白漫不经心地打蓝,当他把蓝打得只剩一格血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了一抹清雅的粉色,同时,他耳边响起一道轻柔缱绻的声音。

“李白哥哥,能不能把蓝让给我呀?”

他抬眸望去,看见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草丛里,两个发髻小巧可爱,面颊如桃花艳丽,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微微嘟着嘴。

莫名的,李白点点头,及时收手,转身离开,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那双温暖的小手拉住衣袖,耳边再度响起那道甜柔的声音。

“李白哥哥,你再帮我打几下吧,他回去了qnq”

“……”李白嘴角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细语:“傻瓜。”

少女的脸一点一点地泛红。

02

小乔偷偷看着打蓝的李白,心不在焉地扔扇子打小兵,对方悄无声息地躲入草丛打小兵,她也没有看见,而是在想“今天李白哥哥也好帅啊((٩(//̀Д/́/)۶))”。

忽然耳边擦过一阵风,刀光剑影的声音从对方的水晶塔处传来,小乔措手不及地望向那里,却只看见清朗撩人幻化成半妖的李白立在那里打小兵,头顶上的一双狐狸耳朵白白的,摸起来一定很软。小乔红着脸小跑到他身旁,软软地说:“谢谢李白哥哥。”

李白微微勾起唇角,眼眸闪烁着精锐的光,最后一剑将小兵打死,让自家的过去。

他转身拉着小乔到塔旁,用手撑着塔,另一只手勾起小乔的下巴,声音磁性温柔,似是醇厚的红酒,“刚刚亚瑟想过来怼死你,我救了你一命,要怎么感谢我呢?”

“啊?”小乔一脸懵逼,“我给你钱。”

远处传来刘备的大嗓门:“李白别撩妹了赶紧推塔啊!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李白听到答案后无奈地笑笑,松开手,沉默地去推了塔。

夜里李白坐在河边对月喝酒,刘备出来解手正巧遇见这一幕,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在李白旁边坐下来。

月夜很静。皎洁的月光,波光粼粼的湖面。

“今天水晶塔下,你塔咚的是小乔吧?”

“嗯。”

“听说她和周瑜已经订亲了。”

“是她的人和周瑜订亲,她的心一定是和我。”

刘备欲言又止,耸耸肩。

03

后来李白总觉得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但回头又没有人,直到有一日他无意中瞥见那熟悉的一抹粉色,他微微一笑,快速把小龙杀死,对着身后说道:“不去推塔,跟着我做什么?”

身后的人似乎是走了,许久没有传来声音,李白刚想回头看看,却听见小乔大喊“你别回头。”

“嗯?”

“是这样的,李白哥哥,我、我、我……我喜欢你!qwq”

“我知道。”

小乔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然而这句“我知道”是什么意思?_(xз」∠)_

“那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小乔斟酌一下,还是说了“不知道”。

“嗯我不喜欢你。”

小乔:qaq。

“怎么可能呢。
我的小仙女,
我现在就想把你娶回家,
满眼江南不敌你眼角桃花。”

这世间,最好听的五个字,大概就是“我也喜欢你”吧。
    
        
            文/江初五
改名字辣w以前唤江雁杳

东方青莲剑仙与西方魔法少女的逗比邂逅

#李白x安琪拉#
文/江雁杳

01

安琪拉扶了扶眼镜框,有些担忧地看着身下的人,语气是小心翼翼的温柔:“你还好吗?”

身穿紫色衣服的半妖李白推开她,冷冷地回答她:“走路都不会走的人以后就不要来野区了。”

“为什么?!qnq”安琪拉不服地辩解,“我只是刚刚眼镜滑下来没看清路才摔倒的!”

“再说人家第一次来嘛。(눈_눈)”安琪拉抱着书本,攥紧自己的衣袖,五味杂陈。

李白本想再毒舌几句的,谁知一个侧头竟看见她眼眸泛着泪光,楚楚可怜得让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头。

“没,只是怕你一个人的时候会被团怼,你要蓝的话跟我说。”

诶??!

安琪拉睁大似猫眼的眼睛,乖巧地点点头。

02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

“李白哥哥,我要蓝爸爸~”

“李白哥哥,对面猴子和我抢蓝爸爸qaq”

李白有些烦恼当初为什么要一时心软跟安琪拉说那样的话,现在天天被一个小丫头呼来喝去,让他都没办法干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孤独了这么多年,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还是活在人间的,有着人间烟火气息,身边也热闹了很多,世界的色调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而是裹着温暖的橘黄色。

曾经举杯邀月,对影三人,虽然孑然一身,但月色是透着暖意的,美酒喝下去也是暖融融的。

后来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楼兰公主,他剑指长安,却遭到挫败,又一夜幻化成半妖。

诗仙太白从此消失。

自那以后,陪伴他的只有蔓延至老的孤独与一把剑一杯酒。

他不应该继续不食人间烟火了。

03

夜凉如水,李白像往常一样躺在草丛里望月,回想着以前的红尘往事,忽然身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看他也知道是某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

小丫头在旁边抱膝而坐,“李白哥哥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学了很久的东方语言,努力练习魔法,但我还是感觉你遥不可及。
你是名声鹊起的剑仙,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法师,我一直都在痴心妄想。”

李白一动不动地望着月亮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安琪拉睡着以后,他才轻喃出声:“遥不可及是吗,那让我来靠近你好了。”

04

自那以后,每次李白打蓝时,不再有安琪拉的呼唤声,取而代之的是李白清冷的声音。

“安琪拉,过来,蓝。”

“就算你现在扯我衣袖卖萌给我看我也不会忘记你用大招怼我这件事。”

安琪拉:我@#$%&……

谁能告诉她,素日高冷的李白哥哥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话唠???

05

李白冥思苦想许久,还是决定写一封信给安琪拉。

“长安城的桃花再美也比不过你。
高处不胜寒,我不舍得你来陪我,
所以我去靠近你,去陪你。
不知姑娘可否把余生交于我?”

接下来的几天李白美滋滋的,安静地等着安琪拉的回复。

然而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两天,李白有些按耐不住,去湖边静坐喝酒。
是他说的太含蓄了还是他高估了安琪拉的智商和情商?

不过一会儿,安琪拉蹦蹦跳跳地来到他旁边,一脸懵逼,“李白哥哥,我看不懂你写了什么,问其他人,他们只说让我来问你,但我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拖到今天才来问……”

李白:……

“很简单,四个字。
我喜欢你。”

06

和传说中的李太白交往以后安琪拉才发觉他的烦人。

比如:
“夫人,你做这么难吃的饭是想谋杀亲夫吗?”
“夫人,你为何不多睡一会,非要起床给我添乱呢。”
“安琪拉你已经蠢得不会穿衣服了吗??!”

安琪拉:明明是汉服太复杂了呜呜呜qnq

但她还是喜欢他啊。

他曾经问过她,为何人人都对他这个半妖望而却步,她却不害怕。

当时她嬉皮笑脸地回答:因为我不是人啊。

其实她想说:因为喜欢,所以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