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展信佳

1.

“展信佳,你为什么叫展信佳?”

“因为我妈没啥文化,她心上人给她写信总会写这三个字,她以为这是和‘我爱你’一样的意思,所以她很喜欢。”

“好吧,展信佳同学。”

从那以后,他总给他写信。

一定要写——

“亲爱的展信佳同学:

         展信佳!

……”

感叹号一定是用力描黑加粗的,他反过来信纸可以摸到那凸起的纹路,摩擦着粗糙的皮肤。那些因为用力而印出来的痕迹就像写这封信的人的脸上的小雀斑一样可爱。

他们经常一起去小卖部买辣条。五毛钱一小包,又甜又辣。

时光如流。高考完,他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信中的称呼从“亲爱的展信佳同学”变为“信佳”似乎也只有几年的光景,信的内容也从日常琐事大到城市环境小到今天没洗袜子变成了几个月一次的问候。

展信佳一封也没有回。

在那样晦暗环境下长大的他比谁都清楚,感情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并没有比经常会从口袋蹦出来的一元钢蹦可靠多少。

他想到小时候他给他买了一只毛绒小熊,棕色的,憨憨的,但眼睛似乎还有点灵气。

他眼眶有些发红,但仍嘻嘻哈哈地问他买只熊干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每个小孩子的童年都应该有一个毛绒玩具,展信佳也是。

回忆到这里,展信佳突然对童年的自己有些吃味。

在第二十八个生日到来的前一夜,他觉得应该给二十八周岁的自己一份礼物。一张结婚证。但他需要的是那张单薄的纸,还是背后的家庭?很显然,是前者。

但是他应该结婚了吧,大概已经在享受妻儿给予的莫大的幸福。

这十一年他们从未见过。是近乡情更怯,还是淡忘于天涯?

最后,二十八岁生日那天,展信佳买了一只猫。

起名叫太白。

太白是只花猫,展信佳也很久没有展信佳了。

2.

展信佳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家游戏厅,从前是自己逃课来这里玩,后来那个人非要跟着他,每次都拿一大杯水,隔三差五地让他喝水。若只是喝水,展信佳不会记忆那么深刻,记忆深刻的是,他碰过的地方,他的嘴唇也碰到了。

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忽的躁动起来。展信佳假装目不斜视地玩游戏,实则已经脸红了。好在,昏暗的室内,不会被发现。

有时候他也会想和他一起玩游戏。于是展信佳就陪他玩魂斗罗。然而一个次次拿双百分的人,却连WSAD都傻傻分不清,展信佳只好和他互换位置,把上下左右让给了他。

他会沮丧。在这方面,他像个麻瓜,而展信佳却是高高在上的傲罗。

这时候展信佳就想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柔软的头发弄乱,然后看着他,和他说没关系。

但他终究还是目不斜视地盯着游戏界面。

有些事,覆水难收。

他知道的,这是喜欢,是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喜欢。

那他喜欢他吗?喜欢这个……有些自闭却愿意让他走进来并把心里的玫瑰花园都给他的人吗?

展信佳不知道。

就像他不知道一元二次方程如何求解。

二者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3.

“展信佳,你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是电线分割下的天空真好看吧。”

“好吧,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想你的糖醋排骨。”

“错!我在想今天的展信佳在想什么!”

“那你不用想了,我告诉你,我在想什么时候你才可以……”

梦总是到这里戛然而止。那句“来我怀里”似乎永远只能沉睡在喉咙深处。

展信佳理了理头发,穿衣起床。

为了儿时的梦想,他爬到今天的位置,终于让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对那个人说句“来我怀里”。

但那个人,在他办公桌上,在相框里,穿着白色西装,帅得一塌糊涂。许是因为他选择的新娘子,所以他笑得那么灿烂,温山软水都不及。

展信佳凝视着他,忽然觉得,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不过是少年的惺惺相惜,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却把自己困在这里,何必呢。

4.

他总是会想到他,不是在深夜很静的时候,而是四月的清晨。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有鸟语,有微风,有花猫蜷在青石板上做美美的梦。

他有车,但每到这个时候,他只喜欢走路,从五点钟开始,一步一步,像是要将整个人生走完,像是要走到他面前去。

公司的人得知后都说展信佳是金融圈巨鳄里最有山水情趣的。还有人为了讨好他,给他造了座小花园,巧夺天工,就连脚底下其貌不扬的路也是重金打造的。

但展信佳还记得他和他以前一起走过的路,是坑坑洼洼的,下雨天会积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每到这个时候,调皮小孩子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他们总是湿着裤腿回家。

展信佳收下了那座小花园,他给自己建了个秋千在里面。

秋千上是一朵玫瑰花,但从未荡起过。

5.

“我陪你看日落,但我不是小王子,你也不是我的玫瑰花或者小狐狸。”

“那是什么?”

“我叫长生,你是我的不老药。”

长生……

展信佳终于记起来了,他的名字叫长生,和他的名字一样奇怪。

傍晚五点钟,正是灿烂云霞铺满整个天空的好时光,也是展信佳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的好时光。

似乎只有在梦里,他才能触碰到青春的尾巴,才能看到长生脸上的小雀斑,才能看到往事一幕幕。

一幕一幕,定格,萦绕。

6.

“这个357房也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展信佳’三个字写在末尾的。”

“他的家属还是没来吗?那他留下的这笔钱和这封信怎么办?”

“我已经叫人去找信中提到的人了,但是没找到,2002年在风阳小学入学的并没有一个叫什么长生的,还有信中提到的初高中都没有这样一个人入学过。”

“兴许是改名了呢?毕竟这个名字奇奇怪怪的……”

“也许吧,再找找看。”

“别找了吧,你们都忘记他得的什么病了吗?咱们给他好好安葬,这笔钱就捐给同类型病人吧……”

“通知,357房病人林东宇患有食道癌,晚期,兼并患有妄想性障碍,于7月19日12时34分送进急救室,抢救无效,死亡,请联系病人家属准备后事。”

……

7.

他终于见到了他。

他带着他的小儿子,近乎是他的翻版。

“展信佳,你曾经问我青春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回答。

其实青春就是,明明我分得清WSAD,但却要用上下左右。”

这么多年对世俗的不满,身为孤儿的孤独,二十五岁就被医生判了死刑时的恐惧,终于化为乌有,化为他梦里一大片花海。

花海中心站着一个小男孩,穿着简单的校服,干净的笑脸。

校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风阳小学。三年五班。林东宇。

——————
我看的第一部耽美是《最喜欢你的那十年》很喜欢里面青春的感觉 但是真的好虐 欲哭无泪的那种虐 所以码了一篇青春的耽美文 致敬青春 致敬男孩子之间的友谊(雾)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

关羽x蔡文姬 (冷cp 奇奇怪怪)

私设

1.峡谷最近发生了几件事,比如小乔的扇子写满了“夫人”两个字,比如李白的野总是被抢,比如孙尚香又找不到她的炮了。没人注意到日日夜夜开着音乐小车的蔡文姬在干什么,没人发现她的眼睛闪着光,偷偷摸摸地尾随别人。

2.最先发现这件事的,自然是当事人关羽。他加快速度骑马,后面的小个子也加快速度。他被怪打掉一点血,她就那么巧的开着一技能来加血了。他有些气闷,故意跑得很快拐很多弯来甩开她,岂料过一会就又听见后面有人在气喘吁吁。
罢了……

3.一日,关羽骑着他的枣红色宝马,屁颠屁颠跑去清小兵,顺道砍死了一只怪,突然从九点钟方向飞来一只哪吒,又从斜后方窜出来一个李白,把他搞得狼狈不堪。这时甜美的少女音忽然在他耳际响起,熟悉的音乐声传来,他竟觉得心神定了定。
二杀。
不能这样下去了……

4.蔡文姬跟着跟着关羽跟丢了,大眼睛眨啊眨,怎么都找不到他。她垂头丧气地坐在车上,两个食指对在一起点啊点。
他可能是嫌弃她了吧……她没有昭君姐姐好看,没有小乔姐姐可爱,还没有伤害没有输出,只是一个妄想抢人头的小奶妈。
而且……还经常奶不到跑得贼快的他……

5.吃饭时,小乔主动坐到蔡文姬旁边,悄悄咪咪问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蔡文姬扯出一丝微笑来,“没有啊,小乔姐姐不要担心啦。”
她只是一个菜鸡,不讨人喜欢很正常嘛。
小乔拍拍她的头( ´・・)ノ(._.`)

6.开团时蔡文姬还是忍不住跟着关羽,她cd一到就要去奶关羽,搞得队里其他人颇为不满。一局下来已经有人开始吐槽了。蔡文姬咬唇没说话,天地间静悄悄的,一道浑厚的声音打她身旁传来。
“怎么,自己技术不到位还要怪人家小奶妈?我现在是队里的主力,不奶我奶谁,去去去,升级去。”
像是一道圣光,唰的点亮她灰沉的内心。
“别人说你,你要学会回击。”最后这句话,是独独说给她听的。
蔡文姬点了点头,捂住嘴悄悄地笑了。

7.蔡文姬正缩在小车里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原是主宰苏醒,吼声划破天穹。
她看向不远处威风凛凛地驾马站立的关羽,看见他眸中流露出的喜悦、渴望、征服欲。她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辅助他了。

8.主宰很好打,困难的是来抢主宰的敌军。
蔡文姬心急火燎地躲敌人的攻击,努力地找到关羽,给他加血,在人多的时候弹忘忧曲,还有胡笳乐。但她还是看见他的血条一点点减少。她头也不回地就冲进敌方黄忠的攻击圈,同时给关羽加血。她在想,关羽大哥骑马是真的帅,那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惊叹世人。

9.主宰被关羽击败。
他挂了彩,神情恍惚间有点想摸摸那个女孩子的脸,告诉她,怪他糙汉不懂感情。
但是,琴弦已断,佳人已逝。

10.后来扁鹊老兄也总是跟着他给他加血,就在关羽火了要问他是不是断袖的时候,扁鹊唯唯诺诺地开口道。
是蔡文姬。她说保护关羽大哥,有肉吃。
关羽愣了愣。大刀咣当落地。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2333
今天玩蔡文姬满地图追着关羽奶的时候突发奇感
于是就写了 就这样了……嗯……晚安嘻嘻

白龙吟x水晶猎龙者 王者峡谷版小朋友

私设/ooc/反差萌

花木兰:
歪重言哥哥,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呀?是不是跌在水洼里了呀?我今天很乖的,没有拿刀也没有抢小乔的蓝爸爸,我去和昭君姐姐学了做女红,你看我这么乖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抱抱呀。重言哥哥的抱抱就像大白兔奶糖!是甜味的呢!我好喜欢的。重言哥哥要不要来接我回家呀,峡谷黑乎乎的,我一个人好害怕……

歪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我?我在电话亭那里呀,电话亭好高的,别的小朋友都要大人抱起来,但是我自己也可以够得到呢!今天我绣了一个荷包,你来了送给你好不好,我刚学的,做的不太好,但是包着我的小心心呢,你不准嫌弃我呀!

歪?哥哥,是要等你一会吗?好的呀,我就在这里,不会乱跑的。哥哥快到了的时候再给我打个电话好不好?

重言哥哥你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呀?你在忙吗?还是说你有别的小朋友了....没...没关系的.....惹你家的小朋友不开心就不好了,重言哥哥不要为我而烦恼啦。但是今天真的很黑,可以接我最后一次吗?好不啦哥哥...

歪哥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呀?峡谷好冷好黑的,我想吃热乎乎的烤红薯,但是我只有一元钱,买了红薯就不能给哥哥打电话了……你能不能快点来呀……我…我好害怕……你是不是不喜欢木兰了呀?对不起,木兰以后不大手大脚了……不会抢别的小朋友的野了……我,我,我会很乖的。你来接我回家好不好,木兰真的很害怕……

歪哥哥,木兰自己回家啦。总不能什么时候都依赖哥哥对吧!咦?昭君姐姐说我受伤了?没有的事啦!哥哥不要担心我!好吧……是有点疼……因为你说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嘛。嘻嘻,我好困的,睡觉啦,哥哥也要早点睡。

歪哥哥,我今天又做了一个同心结,昭君姐姐说我进步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呀,我想亲手送给你……你好多天没有陪木兰了,但是我有好好吃饭睡觉的!也没有惹事,超级乖的……

歪哥哥,对不起,木兰今天拿刀了……昭君姐姐说得对,你不在就没人保护我了,我要自己保护自己。但是这样的话重言哥哥就不会喜欢我了呢……啊……木兰没关系的,嘿嘿,那个荷包还有同心结我让昭君姐姐帮忙送给你啦……你不喜欢的话就扔掉吧我也知道绣的很难看,没关系的啦……你可以快点回来吗,我想,我想再看你一眼……请让我再任性一次好吗……

“对不起,没能长成你喜欢的样子。
喜欢你这件事,我打算放弃了。”

文/江初五
韩信版本的我争取早点码出来QwQ主要是不知道该写一个什么形象的
这儿一个人好不狗的江初五!!来造作吗!!

【韩信x花木兰】(偏古风/正剧/慎考究)

  01
  
  “嘿韩重言我们去偷猴哥的金箍棒吧?”
  “一边玩泥巴去。”韩信擦着手中的剑,神情疏疏。
  花木兰撇撇嘴,“当真是个冰块。”
  韩信的手顿住,转头看向身旁眉宇清秀的女子,忽而扬起唇角,“想不想去看蟠桃会?”
  “好啊好啊!!”
  
  02
  所谓蟠桃会不过是孙悟空纪念与紫霞邂逅的宴会,峡谷贫瘠终归比不上天界的盛大,但所有人都来了,一时之间热闹得很。
  只是没有女主人。
  
  韩信和花木兰二人并排走在人群中,一人啃着一个大桃子。
  “韩大哥!”黄鹂般清脆的声音打不远处传来,明快干净。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都想又是小乔来找他们帮忙追周瑜,就果断跑开了。
  
  跑和骑马是花木兰最喜欢做的事情,她喜欢在大风中扬着头恣意洒脱地跑,喜欢在广袤的大地上骑马奔腾,喜欢一身战衣,披荆斩棘。
  而韩信呢,他喜欢同她一起做所有她喜欢做的事。
  他喜欢她开怀大笑的样子,喜欢她单纯不做作。
  韩信抿嘴,情不自禁地看着前面那个欢快地要飞起来的女孩子,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她娶回家。
  
  别人都说她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大手大脚的,生是女儿身,却不做女红,十指沾的是血水,而不是脂粉,像个男人婆。
  但他韩重言就是要娶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家的女孩子都没有那个替父从军的巾帼枭雄花木兰好。
  
  03
  两人跑到峡谷的草丛里,躲在比人还高的草里气喘吁吁,看着彼此,轻轻笑了出来。
  “天上的星星真好看,”花木兰躺在草里看着夜空,“啊,好好看啊,韩重言!”
  韩信也躺了下来,轻快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
  花木兰捶了他一下,“贫嘴。”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他看着闭上眼睛休憩的花木兰,悄悄凑过去,隔空吻了她的额头,没出声地说道:“花木兰,我要走了,勿念。”
  
  
  蟠桃会开得欢闹,歌舞升平中孙悟空的神情却有几分寂寥。
  李白抢了他手中的好酒,一口闷。
  
  “你是文人,你说说,紫霞为什么不爱我。”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
  你非要讲究缘由,但什么都可以是缘由,什么都可以不是。”
  就好像他之于韩重言,昭君之于他。
  
  路过的韩重言听到了,心底一片苦涩。他压低帽檐,握紧了手中的剑,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大步流星地走向峡谷外。
  出了水晶塔,他便是大杀四方冷漠无情的韩大将军,有着平定祸乱的重任,上有陛下,下有黎民百姓。茫茫苍生,总有人要用生命来保卫这天下,他不能永远躲在峡谷,一生安逸。
  
  生前为了躲避风波,他被送到峡谷里来安享余年,在这里的一日是人间的一柱香时间。他在这里一共度过了两百多日,约莫人间已然过去了七曜。
  
  他一路奔回家中,见到了熟悉的景色,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却极其怀念花木兰的笑靥,怀念她的絮叨。
  
  门口的侍卫见到他飞快跑回去报信,韩信驾着马,仰头看着匾额,内心感慨万千。
  
  
  他在家中小住了几日,便遵从陛下的命令厮杀战场。他是开国功臣,王侯将相,战衣染上无数人的鲜血,神情渐渐冰冷如霜。
  他不准自己想峡谷里的她,不准自己心慈手软,却忘记了刚登上君位的刘邦如何放心他坐大。但是他如何能做到自己一个人躲在峡谷里,然后任君主凌辱自己家人。
  当年的胯下之辱,别人都说他胆子小。
  但他若是胆子小,如何拿得起武器杀得了人,如何能辅佐刘邦安定江山。
  别人都不懂他,耻笑他。
  
  思及此,韩信冷冷地勾了勾唇角,摩挲着宝剑,心里默默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上战场了。
  然后他想回一趟峡谷,告诉花木兰。
  “我喜欢你。”
  
  
  04
  剑出鞘,铮铮清亮,寒光蔓延至他眼底。
  他驾着马,风声呼啸间,刀刀见血,剑气逼人。
  天生的战士。
  冷彻的风灌入他衣领中,吹扬他的额发,他挑眉看向对方的大将。
  “我放你走。”
  
  然士可杀,不可辱。对方怎么会屁滚尿流地逃走,反而被激怒,一时忘了计划,肆无忌惮单枪匹马地杀过来,正中韩信下怀。
  血液喷溅的声音被呼呼风声掩盖,黄沙扬起,他挑着敌人首级,举向天空,面容却带着无限的疲倦。
  
  张良远远看见,叹了一口气。走上前,用仅二人听见的声音说道。
  韩重言,你又何必如此拼命……陛下可是要置你于死地,你又何苦为他保江山。
  
  韩信忽然释然地笑了笑,抹去嘴角血迹。
  “我回不去峡谷的话,帮我告诉花木兰,韩重言讨厌死她了,希望她不要找他了,他要离开她去过有酒有肉有美色的生活。”
  
  他说着说着声音便颤抖起来,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捂住脸,眼泪喷涌而出。
  “我真的好想把她娶回家啊……我爱她啊我爱她……我想陪她骑一辈子的马,我想叫她一声夫人,我想和她数遍生命的惊喜,我想……
  重言是开国功臣,难道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吗……”
  
  世道如此,本就如此,本该如此。
  
  
  05
  张良连夜跑回了峡谷,将韩信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花木兰。
  “本以为可以缓几日,谁知明日吕后就要召他进宫,怕是凶多吉少……”
  
  花木兰愣了片刻,神情一点点黯淡下去,眼底的光一点点消失,她僵硬地转头看向张良,缓慢地吐出一句话:“那不是我可以去的朝代。”
  
  “重言他原话是让我和你说,他讨厌你,让你不要找他。”
  
  “他想让我忘记他,重新来过。”
  
  “是啊,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对陛下也是。明知吕后的目的,却还是要去,只为了安君王心。”
  
  花木兰硬扯出一弯笑,“所谓君王,不过是利用别人,利用完了就扔。”
  
  06
  公元前196年,吕后与相国萧何将韩信骗入长乐宫,斩于钟室,夷其三族。
  
  峡谷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风雨大作,水潭皆变为血水,花木兰手中的木瓢掉落,碎了一地。她神情慌张起来,看向其他人,他们也看着她。
  
  还是小乔率先打破沉默,“木兰姐,哭出来会好受点。”
  
  “节哀顺变。”他人纷纷说道。
  
  花木兰泣涕涟涟,飞快奔向韩信的房间,一路狂喊“韩重言”。
  声音之大,惊天地泣鬼神。
  
  她分不清眼前的水是几百日未见的雨水还是她自己的泪水,她重重地摔在水洼里,浑身泥泞,她跪坐在地上,指甲紧紧扣着泥土,一声声地哭。
  
  韩重言有何罪。
  韩重言有罪,他地位是罪,强大是罪,心软是罪。
  他戎马一生,却死于妇女之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他眸藏星河,心系天下,却落得惨死下场。
  你是帝王,我是臣子。你怀疑我,我尽忠而死,天经地义。
  好一个天经地义……
  
  花木兰哭得全身发麻,呼吸逐渐变得不顺畅,深深的无力从身体最深处一点一点蔓延至四肢百骸。她不相信前几日还嬉皮笑脸地说“是啊是啊韩重言真好看”的人,今日就尸骨无存。
  
  “韩重言,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死也不想你,彻彻底底忘记你,气死你,”花木兰故作轻快地说,吸了吸鼻子,“不对哦,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啊……”
  
  说罢,才刚稳定的情绪又汹涌澎湃起来,铺天盖地的委屈与伤心充斥了她的心房。
  
  峡谷的雨连下了七日,一日不断。
  
  07
  
  “韩重言你知道我为什么老想偷猴哥的金箍棒吗?
  因为我想在你周围画个圈,再告诉全世界:这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动者杀,本姑娘的战剑可不是带着玩的。
  现在你不在了,你的剑被我埋在花树下,一亩三分地,是我的了。”
  
  
  
——
玻璃渣好吃吗!!!!!大声告诉我!!
bug什么的尽情提!!打滚求喜欢:(;゙゚'ω゚'):
主页有其他段子欢迎食用!!!
来自于一个爱上韩重言的渣透的无力呐喊~

【李白x雅典娜】

我不管我就要写冷cp
冷死好了

#李白x雅典娜#

01

“长安城的桃花开了啊。

曾说好一起赏桃花的人……”

02

“你我本就神妖殊途,

更何况又都是极冷之人。”

“好,我走。”
李白沉默着转身进屋。
他不曾告诉过她,他等她十一年,只因少时她一句玩笑话。

“李白哥哥,等我长大,等我回来。”

那时的雅典娜,只是一个天真烂漫,有着纯粹干净笑容的小姑娘,而今非昔比。

如今的她,神圣,却双手沾满鲜血。

戴着面具,冷酷,心狠手辣。

李白缓缓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十一年的美梦应该醒了。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馀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03

战场上兵戎相见的时候,李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左胸口发出来的一点一点扎人的疼,他吸了一口气,给了雅典娜最后一击。

辉煌了整个西方的智慧女神终究是败给了东方的青莲剑仙,败给了自己的感情。

躺在李白的怀里,雅典娜摘下面具,露出风华绝代的容貌,微笑着说:“李白哥哥,我没有负你,只是每个人都有他这一生都要守护的东西,你要守护长安城,而我要守护我的子民,我用一死求你放过我的子民。
等来生,我们再一起仗剑天涯。”

李白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他放下剑,轻轻地抚摸着雅典娜的脸颊,心里五味杂陈。

04
(李白独白)

我放下剑就不能保护你,拿起剑就不能拥抱你。

你是万众敬佩的女神,而我是苟且偷生的半妖,我爱你,但我不敢靠近你。

你说每一个人都有他要守护的东西,你有你的子民,我有整个长安城以及城中的黎民百姓,我们都是身不由己之人,一举一动牵扯着无数人,所以这样的我们终归是不会有结果的吧。

但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城中百开不厌的桃花,灼灼其华。

从十一年前你和我说的那句话以后,我等了你千千万万个日夜。

我爱你,
但我却被迫杀死你。

雅典娜女神,你愿意来生嫁于我吗?
我可能给不了你泼天的富贵,但只要我有的,我会毫无保留地给你。
我会尽我所能去保护你,免你遭受颠沛流离。

05
(雅典娜)

认识李白哥哥的时候,是在我即将成年那年,我要赶回西方进行成年礼,并接受守护我的国度的使命。

我自己的幸福和成千上万的人的幸福,我选择了后者。

锦衣寒夜,我总会想起远在东方的李白哥哥。

他的剑眉,他的浩然正气。

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却不知,竟会有一战。

我望着消瘦了的李白哥哥,释然地笑了。

只要他心里有我,我就应该知足了。

06

“李白哥哥,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在我心里,你是众神之王。

我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