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

【李白x雅典娜】

我不管我就要写冷cp
冷死好了

#李白x雅典娜#

01

“长安城的桃花开了啊。

曾说好一起赏桃花的人……”

02

“你我本就神妖殊途,

更何况又都是极冷之人。”

“好,我走。”
李白沉默着转身进屋。
他不曾告诉过她,他等她十一年,只因少时她一句玩笑话。

“李白哥哥,等我长大,等我回来。”

那时的雅典娜,只是一个天真烂漫,有着纯粹干净笑容的小姑娘,而今非昔比。

如今的她,神圣,却双手沾满鲜血。

戴着面具,冷酷,心狠手辣。

李白缓缓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十一年的美梦应该醒了。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馀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03

战场上兵戎相见的时候,李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左胸口发出来的一点一点扎人的疼,他吸了一口气,给了雅典娜最后一击。

辉煌了整个西方的智慧女神终究是败给了东方的青莲剑仙,败给了自己的感情。

躺在李白的怀里,雅典娜摘下面具,露出风华绝代的容貌,微笑着说:“李白哥哥,我没有负你,只是每个人都有他这一生都要守护的东西,你要守护长安城,而我要守护我的子民,我用一死求你放过我的子民。
等来生,我们再一起仗剑天涯。”

李白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他放下剑,轻轻地抚摸着雅典娜的脸颊,心里五味杂陈。

04
(李白独白)

我放下剑就不能保护你,拿起剑就不能拥抱你。

你是万众敬佩的女神,而我是苟且偷生的半妖,我爱你,但我不敢靠近你。

你说每一个人都有他要守护的东西,你有你的子民,我有整个长安城以及城中的黎民百姓,我们都是身不由己之人,一举一动牵扯着无数人,所以这样的我们终归是不会有结果的吧。

但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城中百开不厌的桃花,灼灼其华。

从十一年前你和我说的那句话以后,我等了你千千万万个日夜。

我爱你,
但我却被迫杀死你。

雅典娜女神,你愿意来生嫁于我吗?
我可能给不了你泼天的富贵,但只要我有的,我会毫无保留地给你。
我会尽我所能去保护你,免你遭受颠沛流离。

05
(雅典娜)

认识李白哥哥的时候,是在我即将成年那年,我要赶回西方进行成年礼,并接受守护我的国度的使命。

我自己的幸福和成千上万的人的幸福,我选择了后者。

锦衣寒夜,我总会想起远在东方的李白哥哥。

他的剑眉,他的浩然正气。

怕是再也看不到了。

却不知,竟会有一战。

我望着消瘦了的李白哥哥,释然地笑了。

只要他心里有我,我就应该知足了。

06

“李白哥哥,其实你一直都不知道,在我心里,你是众神之王。

我的王。”

【李白x小乔】蛀牙/狗粮

#李白x小乔#

盗文自重
虽然可能没有人盗但是!万一见鬼了呢??

01

李白漫不经心地打蓝,当他把蓝打得只剩一格血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了一抹清雅的粉色,同时,他耳边响起一道轻柔缱绻的声音。

“李白哥哥,能不能把蓝让给我呀?”

他抬眸望去,看见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草丛里,两个发髻小巧可爱,面颊如桃花艳丽,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微微嘟着嘴。

莫名的,李白点点头,及时收手,转身离开,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那双温暖的小手拉住衣袖,耳边再度响起那道甜柔的声音。

“李白哥哥,你再帮我打几下吧,他回去了qnq”

“……”李白嘴角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细语:“傻瓜。”

少女的脸一点一点地泛红。

02

小乔偷偷看着打蓝的李白,心不在焉地扔扇子打小兵,对方悄无声息地躲入草丛打小兵,她也没有看见,而是在想“今天李白哥哥也好帅啊((٩(//̀Д/́/)۶))”。

忽然耳边擦过一阵风,刀光剑影的声音从对方的水晶塔处传来,小乔措手不及地望向那里,却只看见清朗撩人幻化成半妖的李白立在那里打小兵,头顶上的一双狐狸耳朵白白的,摸起来一定很软。小乔红着脸小跑到他身旁,软软地说:“谢谢李白哥哥。”

李白微微勾起唇角,眼眸闪烁着精锐的光,最后一剑将小兵打死,让自家的过去。

他转身拉着小乔到塔旁,用手撑着塔,另一只手勾起小乔的下巴,声音磁性温柔,似是醇厚的红酒,“刚刚亚瑟想过来怼死你,我救了你一命,要怎么感谢我呢?”

“啊?”小乔一脸懵逼,“我给你钱。”

远处传来刘备的大嗓门:“李白别撩妹了赶紧推塔啊!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李白听到答案后无奈地笑笑,松开手,沉默地去推了塔。

夜里李白坐在河边对月喝酒,刘备出来解手正巧遇见这一幕,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在李白旁边坐下来。

月夜很静。皎洁的月光,波光粼粼的湖面。

“今天水晶塔下,你塔咚的是小乔吧?”

“嗯。”

“听说她和周瑜已经订亲了。”

“是她的人和周瑜订亲,她的心一定是和我。”

刘备欲言又止,耸耸肩。

03

后来李白总觉得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但回头又没有人,直到有一日他无意中瞥见那熟悉的一抹粉色,他微微一笑,快速把小龙杀死,对着身后说道:“不去推塔,跟着我做什么?”

身后的人似乎是走了,许久没有传来声音,李白刚想回头看看,却听见小乔大喊“你别回头。”

“嗯?”

“是这样的,李白哥哥,我、我、我……我喜欢你!qwq”

“我知道。”

小乔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然而这句“我知道”是什么意思?_(xз」∠)_

“那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小乔斟酌一下,还是说了“不知道”。

“嗯我不喜欢你。”

小乔:qaq。

“怎么可能呢。
我的小仙女,
我现在就想把你娶回家,
满眼江南不敌你眼角桃花。”

这世间,最好听的五个字,大概就是“我也喜欢你”吧。
    
        
            文/江初五
改名字辣w以前唤江雁杳

东方青莲剑仙与西方魔法少女的逗比邂逅

#李白x安琪拉#
文/江雁杳

01

安琪拉扶了扶眼镜框,有些担忧地看着身下的人,语气是小心翼翼的温柔:“你还好吗?”

身穿紫色衣服的半妖李白推开她,冷冷地回答她:“走路都不会走的人以后就不要来野区了。”

“为什么?!qnq”安琪拉不服地辩解,“我只是刚刚眼镜滑下来没看清路才摔倒的!”

“再说人家第一次来嘛。(눈_눈)”安琪拉抱着书本,攥紧自己的衣袖,五味杂陈。

李白本想再毒舌几句的,谁知一个侧头竟看见她眼眸泛着泪光,楚楚可怜得让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头。

“没,只是怕你一个人的时候会被团怼,你要蓝的话跟我说。”

诶??!

安琪拉睁大似猫眼的眼睛,乖巧地点点头。

02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

“李白哥哥,我要蓝爸爸~”

“李白哥哥,对面猴子和我抢蓝爸爸qaq”

李白有些烦恼当初为什么要一时心软跟安琪拉说那样的话,现在天天被一个小丫头呼来喝去,让他都没办法干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孤独了这么多年,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还是活在人间的,有着人间烟火气息,身边也热闹了很多,世界的色调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而是裹着温暖的橘黄色。

曾经举杯邀月,对影三人,虽然孑然一身,但月色是透着暖意的,美酒喝下去也是暖融融的。

后来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楼兰公主,他剑指长安,却遭到挫败,又一夜幻化成半妖。

诗仙太白从此消失。

自那以后,陪伴他的只有蔓延至老的孤独与一把剑一杯酒。

他不应该继续不食人间烟火了。

03

夜凉如水,李白像往常一样躺在草丛里望月,回想着以前的红尘往事,忽然身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看他也知道是某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

小丫头在旁边抱膝而坐,“李白哥哥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学了很久的东方语言,努力练习魔法,但我还是感觉你遥不可及。
你是名声鹊起的剑仙,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法师,我一直都在痴心妄想。”

李白一动不动地望着月亮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安琪拉睡着以后,他才轻喃出声:“遥不可及是吗,那让我来靠近你好了。”

04

自那以后,每次李白打蓝时,不再有安琪拉的呼唤声,取而代之的是李白清冷的声音。

“安琪拉,过来,蓝。”

“就算你现在扯我衣袖卖萌给我看我也不会忘记你用大招怼我这件事。”

安琪拉:我@#$%&……

谁能告诉她,素日高冷的李白哥哥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话唠???

05

李白冥思苦想许久,还是决定写一封信给安琪拉。

“长安城的桃花再美也比不过你。
高处不胜寒,我不舍得你来陪我,
所以我去靠近你,去陪你。
不知姑娘可否把余生交于我?”

接下来的几天李白美滋滋的,安静地等着安琪拉的回复。

然而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两天,李白有些按耐不住,去湖边静坐喝酒。
是他说的太含蓄了还是他高估了安琪拉的智商和情商?

不过一会儿,安琪拉蹦蹦跳跳地来到他旁边,一脸懵逼,“李白哥哥,我看不懂你写了什么,问其他人,他们只说让我来问你,但我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拖到今天才来问……”

李白:……

“很简单,四个字。
我喜欢你。”

06

和传说中的李太白交往以后安琪拉才发觉他的烦人。

比如:
“夫人,你做这么难吃的饭是想谋杀亲夫吗?”
“夫人,你为何不多睡一会,非要起床给我添乱呢。”
“安琪拉你已经蠢得不会穿衣服了吗??!”

安琪拉:明明是汉服太复杂了呜呜呜qnq

但她还是喜欢他啊。

他曾经问过她,为何人人都对他这个半妖望而却步,她却不害怕。

当时她嬉皮笑脸地回答:因为我不是人啊。

其实她想说:因为喜欢,所以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