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