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