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花道常同人文

  01.
  
  一袭道袍,黑白相间,似是象征着他善恶难辨。
  立了夏的阳光打到他身上,是滚烫的温度。他抬手放至额前,打量着四周,一时只觉身旁风忽而很狂地刮起。
  他揉了揉眼睛,刚刚风刮了几粒细沙进去,有点迷眼。
  他的嘴唇干裂无泽,涣散地走着,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陌生。
  如同置身于旷古荒原,绝望无助。
  路上渐渐有人了,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身上穿的衣着,有些惊讶地在心里想:
  花爷我,这是到了地府?地府的人竟都穿成这幅模样,有意思。
  
  走着走着,他突然觉得不太对劲,这宫殿虽说再平常不过,但却无人……无人居住。
  
  这时,一道俏丽的声音打后方传来。
  “前面那个,是剧组里的?”
  
  他顿住,错愕,沉默。
  一时之间天地间静悄悄的,云朵慢慢往不知名的方向飘动,阳光不偏不倚地照在他脸上,他身体僵硬了一下,俊美的面容露出恐惧的神色。
  
  良久,他缓缓转身。
  “剧组?那为何物?想是贫道孤陋寡闻——”
  
  剩余的话被他面前这个犹如远山芙蓉的女子堵住,他不知自己是应该惊愕她的长相气质,还是她的穿着打扮。
  
  他云游四海几多年,对于色相已无太大追求了。饶是九公主那般温婉的一个可人儿,他内心也没有太大起伏。倒是面前这个人,让他不禁生出几分探寻之心。
  
  她穿了一些很奇怪的衣裳,乱七八糟的感觉,却干净。
  一对远山眉,若山含黛。桃花般明媚的眼睛。
  小巧的嘴唇,不知蘸了什么色的胭脂,粉嫩嫩的,可谓娇艳欲滴。
  
  他看得有些痴呆,忽然发现自己已然失态,略微尴尬地笑了笑,还未等他再开口,他便瞧见那女子以饿虎扑食之态一边喊着“好苏啊”一边扑了上来,素日里的身手使他很轻易地躲了过去,那个女子却仿佛……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响彻云霄,伴随的还有两个他听不懂的字音。
  “wocao?”他挠挠脑袋,纠结这两个字究竟是怎么写的。
  
  然而不等他细究时,一串倒豆子般的话语从地上飘至他耳际。
  “你个伪君子!我不就是觉得你笑声很苏长得还这么好看想认识一下你跟你要个签名吗你躲什么啊妈个鸡我的胳膊啊痛死我了啊啊啊啊……”
  
  他在人间浸淫了这么多年,竟发现不是只有戏这种东西让他听不懂,眼前这个坐在地上的……随性的女子说的话,也让他摸不着头脑。
  
  但是他大概听明白了“胳膊痛”的话,蹲下身,冲她伸手,“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扶你一下可好?”
  
  她停住了揉胳膊的动作,也停止了骂骂咧咧,抬眸望向他,竟看见他眼里的温柔,鬼使神差地就任凭他拉她起身。
  站起来以后她立马晃晃脑袋,确认现在是白天,刚刚看见的星光是他眼睛给她的幻觉。
  
  只是,这种语气?
  
  “呜哇哇哇!你说话干嘛这么文绉绉的啊!”
  
  他却仅仅盯着她看,并没有想听清楚她在说什么,忽然间觉得她像是……
  被踩了尾巴的猫……
  思及此,他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但转瞬,他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花爷我怎么变得和段云那个温柔乡一样。就算我变成段云,面前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很显然也不是九公主啊,啧。”
  
  
  02.
  
  碍于之前的小尴尬,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鞋子踏在石板上的声音清脆悦耳,拂过脸颊的风是恰到好处的温度。
  
  她忽而轻声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
  
  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不该说,但还是实言相告:“花道常。只道是寻常的道常。”
  
  她像一个老学者一样点了点头,轻轻地笑笑,像小猫儿一样轻轻地挠了挠他的心,“朱青樱,你可以叫我青樱。据说大清乾隆的皇后乌拉那拉氏早年也叫青樱呢。”
  虽然……她是一个悲剧性的女子,是一个聪慧可爱的女子,却落得比她姑母还惨的下场。
  朱青樱眸眼闪过一丝悲悯,沉痛。
  
  他却心生疑惑。
  大清?乾隆?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朝代名字?他不可思议地重新审视四周,果然还是看见了很多以前不可能看见的建筑。
  他终于认识到一个事实,他似乎是经历着什么古怪的事情。
  
  他侧头看见她额前的碎发随风飘扬,远山眉下的一双眼眸却饱含着悲痛,她的嘴唇离离合合好像在说些什么,但他没有力气凑近去听。
  他想,总归是一些感慨的话,不听也罢。
  
  悲欢离合见得多了,便会有一种自然而然的泰然。
  这种波澜不惊,不是天生的,是经历了诸多苦难以后磨练出的性格。他幼时便颠沛流离,战火不断,家乡是大地,是四海,而家人……
  是飞鸟,是古树,是清河,是世间万物。
  如若不是遇到那个人以后,他还不知道何为被关心的感觉。
  巡城校尉啊……
  
  少女忽而停住,看向头顶湛蓝无际的天空,说了一句极其煞风景的话。
  “我家长肯定不让我带陌生男子回去。”
  
  花道常错愕,默默想自己可是千年狐花道常,变成女体不就好了。
  思及此,他刚想给面前这个小姑娘见识一下他花爷的威力,却发现自己身体疲乏得很。
  ……
  
  
  “太可怕了……”花道常看着镜子如是说道。
  
  “对啊太可怕了……”朱青樱也看着镜子如是说道。
  
  
  半个小时以前,朱青樱决定带面前的小哥去女装店买一件女装领回家说是同学,本来觉得他长相俊美,除了身高,应该可以蒙混过关,结果,她看见了镜子里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花道常。
  和之前的落魄公子完全判若两人啊!
  
  而花道常则看着自己的奇怪的衣服目瞪口呆,暗暗感叹现在的人居然露这么多……他还以为自己曾经露的已经够多了……
  
  “好了,你用故事换我买衣服的钱。”朱青樱轻快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跑到收银台去付钱了。

——
我决定走欢脱路线了 祝看文愉快
  
  

【李白x小乔】蛀牙/狗粮

#李白x小乔#

盗文自重
虽然可能没有人盗但是!万一见鬼了呢??

01

李白漫不经心地打蓝,当他把蓝打得只剩一格血的时候,他的余光瞥到了一抹清雅的粉色,同时,他耳边响起一道轻柔缱绻的声音。

“李白哥哥,能不能把蓝让给我呀?”

他抬眸望去,看见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草丛里,两个发髻小巧可爱,面颊如桃花艳丽,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微微嘟着嘴。

莫名的,李白点点头,及时收手,转身离开,才走了没几步,就被那双温暖的小手拉住衣袖,耳边再度响起那道甜柔的声音。

“李白哥哥,你再帮我打几下吧,他回去了qnq”

“……”李白嘴角抽搐了一下,情不自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轻声细语:“傻瓜。”

少女的脸一点一点地泛红。

02

小乔偷偷看着打蓝的李白,心不在焉地扔扇子打小兵,对方悄无声息地躲入草丛打小兵,她也没有看见,而是在想“今天李白哥哥也好帅啊((٩(//̀Д/́/)۶))”。

忽然耳边擦过一阵风,刀光剑影的声音从对方的水晶塔处传来,小乔措手不及地望向那里,却只看见清朗撩人幻化成半妖的李白立在那里打小兵,头顶上的一双狐狸耳朵白白的,摸起来一定很软。小乔红着脸小跑到他身旁,软软地说:“谢谢李白哥哥。”

李白微微勾起唇角,眼眸闪烁着精锐的光,最后一剑将小兵打死,让自家的过去。

他转身拉着小乔到塔旁,用手撑着塔,另一只手勾起小乔的下巴,声音磁性温柔,似是醇厚的红酒,“刚刚亚瑟想过来怼死你,我救了你一命,要怎么感谢我呢?”

“啊?”小乔一脸懵逼,“我给你钱。”

远处传来刘备的大嗓门:“李白别撩妹了赶紧推塔啊!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李白听到答案后无奈地笑笑,松开手,沉默地去推了塔。

夜里李白坐在河边对月喝酒,刘备出来解手正巧遇见这一幕,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在李白旁边坐下来。

月夜很静。皎洁的月光,波光粼粼的湖面。

“今天水晶塔下,你塔咚的是小乔吧?”

“嗯。”

“听说她和周瑜已经订亲了。”

“是她的人和周瑜订亲,她的心一定是和我。”

刘备欲言又止,耸耸肩。

03

后来李白总觉得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但回头又没有人,直到有一日他无意中瞥见那熟悉的一抹粉色,他微微一笑,快速把小龙杀死,对着身后说道:“不去推塔,跟着我做什么?”

身后的人似乎是走了,许久没有传来声音,李白刚想回头看看,却听见小乔大喊“你别回头。”

“嗯?”

“是这样的,李白哥哥,我、我、我……我喜欢你!qwq”

“我知道。”

小乔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然而这句“我知道”是什么意思?_(xз」∠)_

“那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小乔斟酌一下,还是说了“不知道”。

“嗯我不喜欢你。”

小乔:qaq。

“怎么可能呢。
我的小仙女,
我现在就想把你娶回家,
满眼江南不敌你眼角桃花。”

这世间,最好听的五个字,大概就是“我也喜欢你”吧。
    
        
            文/江初五
改名字辣w以前唤江雁杳


无滤镜!拍月牙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粉了…

东方青莲剑仙与西方魔法少女的逗比邂逅

#李白x安琪拉#
文/江雁杳

01

安琪拉扶了扶眼镜框,有些担忧地看着身下的人,语气是小心翼翼的温柔:“你还好吗?”

身穿紫色衣服的半妖李白推开她,冷冷地回答她:“走路都不会走的人以后就不要来野区了。”

“为什么?!qnq”安琪拉不服地辩解,“我只是刚刚眼镜滑下来没看清路才摔倒的!”

“再说人家第一次来嘛。(눈_눈)”安琪拉抱着书本,攥紧自己的衣袖,五味杂陈。

李白本想再毒舌几句的,谁知一个侧头竟看见她眼眸泛着泪光,楚楚可怜得让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她的头。

“没,只是怕你一个人的时候会被团怼,你要蓝的话跟我说。”

诶??!

安琪拉睁大似猫眼的眼睛,乖巧地点点头。

02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

“李白哥哥,我要蓝爸爸~”

“李白哥哥,对面猴子和我抢蓝爸爸qaq”

李白有些烦恼当初为什么要一时心软跟安琪拉说那样的话,现在天天被一个小丫头呼来喝去,让他都没办法干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孤独了这么多年,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还是活在人间的,有着人间烟火气息,身边也热闹了很多,世界的色调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而是裹着温暖的橘黄色。

曾经举杯邀月,对影三人,虽然孑然一身,但月色是透着暖意的,美酒喝下去也是暖融融的。

后来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楼兰公主,他剑指长安,却遭到挫败,又一夜幻化成半妖。

诗仙太白从此消失。

自那以后,陪伴他的只有蔓延至老的孤独与一把剑一杯酒。

他不应该继续不食人间烟火了。

03

夜凉如水,李白像往常一样躺在草丛里望月,回想着以前的红尘往事,忽然身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用看他也知道是某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丫头。

小丫头在旁边抱膝而坐,“李白哥哥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学了很久的东方语言,努力练习魔法,但我还是感觉你遥不可及。
你是名声鹊起的剑仙,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法师,我一直都在痴心妄想。”

李白一动不动地望着月亮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安琪拉睡着以后,他才轻喃出声:“遥不可及是吗,那让我来靠近你好了。”

04

自那以后,每次李白打蓝时,不再有安琪拉的呼唤声,取而代之的是李白清冷的声音。

“安琪拉,过来,蓝。”

“就算你现在扯我衣袖卖萌给我看我也不会忘记你用大招怼我这件事。”

安琪拉:我@#$%&……

谁能告诉她,素日高冷的李白哥哥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话唠???

05

李白冥思苦想许久,还是决定写一封信给安琪拉。

“长安城的桃花再美也比不过你。
高处不胜寒,我不舍得你来陪我,
所以我去靠近你,去陪你。
不知姑娘可否把余生交于我?”

接下来的几天李白美滋滋的,安静地等着安琪拉的回复。

然而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两天,李白有些按耐不住,去湖边静坐喝酒。
是他说的太含蓄了还是他高估了安琪拉的智商和情商?

不过一会儿,安琪拉蹦蹦跳跳地来到他旁边,一脸懵逼,“李白哥哥,我看不懂你写了什么,问其他人,他们只说让我来问你,但我感觉不好意思,所以拖到今天才来问……”

李白:……

“很简单,四个字。
我喜欢你。”

06

和传说中的李太白交往以后安琪拉才发觉他的烦人。

比如:
“夫人,你做这么难吃的饭是想谋杀亲夫吗?”
“夫人,你为何不多睡一会,非要起床给我添乱呢。”
“安琪拉你已经蠢得不会穿衣服了吗??!”

安琪拉:明明是汉服太复杂了呜呜呜qnq

但她还是喜欢他啊。

他曾经问过她,为何人人都对他这个半妖望而却步,她却不害怕。

当时她嬉皮笑脸地回答:因为我不是人啊。

其实她想说:因为喜欢,所以无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