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灿

  我本是南山大仙渡劫失败仙去后留下的一缕魂魄,具体点说,应该是一魂三魄。南山大仙准确说也不叫南山大仙,他有个——哦不,这里介绍过了。

  总之,我作为一缕魂魄,没被天雷砸死,没被地火烧死,也没被天皇老儿的巴掌拍死,而是苟活在了这个世间。

  我在找一个宿主,一个天生少了一魂三魄的有缘人。

  兴许是因为仙气仍在,我竟也独自在人间飘荡了一百多年。我看着青山变平地,看着春去秋又来,看着白毛浮绿水,看着人世间百态,渐渐有些疲了。

  他们说,美好的事物是值得等待的。

  他们说,有缘人之所以讲究一个缘字就是因为缘分很难求。

  我忽然又想到南山大仙轻佻的笑容,一想到这,我就开始为我未来的那位有缘人感到些许歉意。

  或许人家本来想做个良人呢?结果我这一魂三魄,把南山大仙的风流倜傥学了个精通,再与他的魂魄一融合,那我岂不是祸害了人家老实人?

  但我又想到,他本是魂魄残缺,活不过几年,风流倜傥总好比刚出娘胎就死要好吧。

  我就这么自我欺骗地安慰自己,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终于找到了我的有缘人。

  是个刚出生的男婴,我看到了他的魂魄刚好残缺了我这样的一魂三魄,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和其他魂魄相融合是一件极难为情的事情。

就好比,和一群不认识的人互相拥抱一样难为情。

  他们不接受我的到来,我只好放出我的仙气镇压他们,强迫他们和我搅和在一起。

  于是就这样,我带着南山大仙的部分记忆和我的自主意识,投身到了一个小婴儿身上。

  但考虑到婴儿现阶段的活动只有吃喝拉撒睡,我果断进入了冬眠。我怕我的自主思考,会给这位小婴儿的脑子带来负荷。

  但我忘记了,这也表示,在我苏醒之前这婴儿便少了喜、爱、欲三魄。

  而我这一睡就是十年。

  我醒过来时,看到的是满屋子的狼藉,镜子里面目狰狞的自己,我着实被吓了一跳。我开始反思自己冬眠的这十年会给这个小孩子带来什么影响。

  嗯,大概就是像个暴君吧……

  我试图一点点地告诉这个小孩子人世间的美好,以及要爱人、爱物、爱所有的美好。

  但是很显然,他的性格已然定型,我不过是起到了辅助作用。

  而联想到之前我所担心“把他变得像南山大仙风流倜傥”的事,我觉得自己也算是做对了一件事。毕竟,他本来就缺失我这三魄,本就不应该做一个风流的人。

  忽然,我瞥见门口有一个瑟瑟发抖的丫鬟模样的小女孩,我想着赶紧让这个有缘人心情好一点,省的他整天大发雷霆。

  我的苏醒使他的暴戾一点点在减少。

  小女孩怯怯地走过来,“宋哥哥,我娘说你没有做错,我也觉得你没有错……”

  “婉儿,没有什么对错,只是我身为嫡子却没有作为,让父亲不开心罢了。”

  我感觉有些眩晕,敢情这是宅邸内斗的戏份啊。

  那我大概猜出来了,这个和南山大仙一个姓氏的小男孩,是这宋府的嫡子,他一定有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只有他不出彩,所以他被排挤了。

  那么这个小女孩叫婉儿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是宋十清和乔婉的再续前缘?

  这一世的乔婉,竟真成了女孩子?

是一个大仙被迫做1的故事

  我本是南山大仙渡劫失败仙去后留下的一缕魂魄,具体点说,应该是一魂三魄。南山大仙准确说也不叫南山大仙,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宋十清,是一位仙人和平凡女子所养育的一株灵芝渐渐沾了仙气而化为灵芝精而后成仙的大仙。

  在一个偶然的一天,他救了正在凡间历劫的玉皇大帝,皇帝看他眉清目秀,哦不,正气盎然,就破格将他带上了天庭,此后,他便成了史上第一个灵芝精升仙的。

  在我残破的记忆里,我依稀记得,南山大仙是他自封的称号,因为他喜欢南方之地。

  那个时候的南方之地,山清水秀,树木常青,人们说着吴侬软语,别是一番风情,确是足足比得过天庭的好地方。所以我对于他喜欢南方而不喜欢天庭这件事,并不感到惊讶。

  他也经常下凡去那里体验一把人间烟火,闲来捉个蝈蝈,爬个大树睡午觉。

  醒来就去四处逛街,偶然看见路过的长得俊俏的小姑娘,他就禁不住瞅两眼。他自知自己长了一双丹凤眼最是迷人,就常常拿着眼睛放电

  我作为他的喜魄,他这么些年喜欢过的小姑娘我都了如指掌,熟记于心。

  有的时候觉得可能不是他的错,而是我这缕魂魄太混蛋了。

  我记忆最深的是那位叫乔婉的小姑娘。

  二八年华,柳叶眉弯又尖,樱桃小嘴,梳着双平髻,肤如凝脂,最传神的是她的一双杏眼,滴溜溜地转,灵气盈盈。她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别提多可爱了。

  饶是我这缕魂魄,也巴不得捧着她的鹅蛋脸亲一口。

  但我也就只是想想,可我们的主人南山大仙,看到她后,竟直接追上去,先是抛了个媚眼,而后又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大束洋桔梗,伸出手送给她。

  “鲜花配美人。”他笑得恰到好处,既不做作还很阳光。

  但我对他所说的这句情话经常腹诽,他还敢再油腻一点?

  可小姑娘终归是小姑娘,招架不住他的盛世美颜,更招架不住他那阳光的笑容,更是招架不住那一大束花。

  我眼睁睁看着小姑娘羞涩地收下花,轻声说谢谢。

  再眼睁睁看着他们后来跌宕起伏的故事,看着他们的爱恨情仇,像是场人间闹剧。

展信佳

  1.

  “展信佳,你为什么叫展信佳?”

  “因为我妈没啥文化,她心上人给她写信总会写这三个字,她以为这是和‘我爱你’一样的意思,所以她很喜欢。”

  “好吧,展信佳同学。”

  从那以后,他总给我写信。

  一定要写——

  “亲爱的展信佳同学:

         展信佳!

   ……”


  感叹号一定是用力描黑加粗的,我反过来信纸可以摸到那凸起的纹路,摩擦着粗糙的皮肤。那些因为用力而印出来的痕迹就像写这封信的人的脸上的小雀斑一样可爱。


  我们经常一起去小卖部买辣条。五毛钱一小包,又甜又辣。

  

  时光如流。高考完,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信中的称呼从“亲爱的展信佳同学”变为“信佳”似乎也只有几年的光景,信的内容也从日常琐事大到城市环境小到今天没洗袜子变成了几个月一次的问候。

  

  我一封也没有回。

  

  在那样晦暗环境下长大的我比谁都清楚,感情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并没有比经常会从口袋蹦出来的一元钢蹦可靠多少。

  

  想到小时候他买了一只毛绒小熊给我,棕色的,憨憨的,但眼睛似乎还有点灵气。

  我眼眶有些发红,但仍嘻嘻哈哈地问他买只熊给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女孩子。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每个小孩子的童年都应该有一个毛绒玩具,展信佳也是。

  

  回忆到这里,我突然对童年的自己有些吃味。

  在第二十八个生日到来的前一夜,我忽然觉得应该给二十八周岁的自己一份礼物——结婚证。但我需要的是那张单薄的纸,还是背后的家庭?很显然,是前者。

  但是他应该结婚了吧,大概已经在享受妻儿给予的莫大的幸福。

  这十一年我们从未见过。是近乡情更怯,还是淡忘于天涯?

  

  最后,二十八岁生日那天,我买了一只猫。

  起名叫太白。

  太白是只花猫,我也很久没有展信佳了。


  2.

  我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家游戏厅,从前是自己逃课来这里玩,后来那个人非要跟着我,每次都拿一大杯水,隔三差五地让我喝水。若只是喝水,我不会记忆那么深刻,记忆深刻的是,我碰过的地方,他的嘴唇也碰到了。

  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忽的躁动起来。我假装目不斜视地玩游戏,实则已经脸红了。好在,昏暗的室内,不会被发现。

  

  有时候他也会想和我一起玩游戏。于是我就陪他玩魂斗罗。然而一个次次拿双百分的人,却连WSAD都傻傻分不清,我只好和他互换位置,把上下左右让给了他。

  他会沮丧。在这方面,他像个麻瓜,而我却是高高在上的傲罗。

  这时候我就想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柔软的头发弄乱,然后看着他,和他说没关系。

  但我终究还是目不斜视地盯着游戏界面。


  有些事,覆水难收。

  我知道的,这是喜欢,是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喜欢。

  那他喜欢我吗?喜欢这个……有些自闭却愿意让他走进来并把心里的玫瑰花园都给他的人吗?

  

  我不知道。

  就像我不知道一元二次方程如何求解。

  二者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3.

  “展信佳,你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是电线分割下的天空真好看吧。”

  

  “好吧,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想你的糖醋排骨。”

  

  “错!我在想今天的展信佳在想什么!”

  “那你不用想了,我告诉你,我在想什么时候你才可以……”


  梦总是到这里戛然而止。那句“来我怀里”似乎永远只能沉睡在喉咙深处。

  我理了理头发,穿衣起床。

  为了儿时的梦想,我爬到今天的位置,终于让我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对那个人说句“来我怀里”。


  但那个人,在我的办公桌上,在相框里,穿着白色西装,帅得一塌糊涂。许是因为他选择的新娘子,所以他笑得那么灿烂,温山软水都不及。

  我凝视着他,忽然觉得,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不过是少年的惺惺相惜,所有人都忘记了,我却把自己困在这里,何必呢。


  4.

  我总是会想到他,不是在深夜很静的时候,而是四月的清晨。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有鸟语,有微风,有花猫蜷在青石板上做美美的梦。

  我有车,但每到这个时候,我只喜欢走路,从五点钟开始,一步一步,像是要将整个人生走完,像是要走到他面前去。

  公司的人得知后都说展信佳是金融圈巨鳄里最有山水情趣的。还有人为了讨好我,给我造了座小花园,巧夺天工,就连脚底下其貌不扬的路也是重金打造的。


  但我还记得他和我以前一起走过的路,是坑坑洼洼的,下雨天会积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每到这个时候,调皮小孩子的本性就暴露无遗——我们总是湿着裤腿回家。


  我收下了那座小花园,给自己建了个秋千在里面。

  秋千上放着一束洋桔梗,但从未荡起过。


  5.

  “我陪你看日落,但我不是小王子,你也不是我的玫瑰花或者小狐狸。”

  “那是什么?”

  “我叫长生,你是我的不老药。”


  长生……

  我终于记起来了,他的名字叫长生,和我的名字一样奇怪。


  傍晚五点钟,正是灿烂云霞铺满整个天空的好时光,也是我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的好时光。

  似乎只有在梦里,我才能触碰到青春的尾巴,才能看到长生脸上的小雀斑,才能看到往事一幕幕。

  一幕一幕,定格,萦绕。


  6.

  “这个病人也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展信佳’三个字写在末尾的,一般不应该写在开头用来问候么?”

  “他的家属还是没来吗?那他留下的这封信怎么办?”

  “我已经叫人去找信中提到的人了,但是没找到,信中提到的小学初高中都没有这样一个人入学过,而且他不是叫林东宇吗?”

  “兴许是后来改名了呢?毕竟长生这个名字奇奇怪怪的……”

  “也许吧,再找找看。”

  “别找了吧,你们都忘记他得的什么病了吗?妄想性障碍啊......咱们给他好好安葬吧……”


  ……


  7.

  我终于见到了他。

  他带着他的小儿子,近乎是他的翻版。


  “展信佳,你曾经问我青春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回答。

  其实青春就是,明明我分得清WSAD,但却要用上下左右。”


  这么多年对世俗的不满,身为孤儿的孤独,二十五岁就被医生判了死刑时的恐惧,终于化为乌有,化为我梦里一大片花海。


  花海中心站着一个小男孩,穿着简单的校服,干净的笑脸。


  校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风阳小学。三年五班。林东宇。

  

展信佳

1.

“展信佳,你为什么叫展信佳?”

“因为我妈没啥文化,她心上人给她写信总会写这三个字,她以为这是和‘我爱你’一样的意思,所以她很喜欢。”

“好吧,展信佳同学。”

从那以后,他总给他写信。

一定要写——

“亲爱的展信佳同学:

         展信佳!

……”

感叹号一定是用力描黑加粗的,他反过来信纸可以摸到那凸起的纹路,摩擦着粗糙的皮肤。那些因为用力而印出来的痕迹就像写这封信的人的脸上的小雀斑一样可爱。

他们经常一起去小卖部买辣条。五毛钱一小包,又甜又辣。

时光如流。高考完,他们去了不同的城市,信中的称呼从“亲爱的展信佳同学”变为“信佳”似乎也只有几年的光景,信的内容也从日常琐事大到城市环境小到今天没洗袜子变成了几个月一次的问候。

展信佳一封也没有回。

在那样晦暗环境下长大的他比谁都清楚,感情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并没有比经常会从口袋蹦出来的一元钢蹦可靠多少。

他想到小时候他给他买了一只毛绒小熊,棕色的,憨憨的,但眼睛似乎还有点灵气。

他眼眶有些发红,但仍嘻嘻哈哈地问他买只熊干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每个小孩子的童年都应该有一个毛绒玩具,展信佳也是。

回忆到这里,展信佳突然对童年的自己有些吃味。

在第二十八个生日到来的前一夜,他觉得应该给二十八周岁的自己一份礼物。一张结婚证。但他需要的是那张单薄的纸,还是背后的家庭?很显然,是前者。

但是他应该结婚了吧,大概已经在享受妻儿给予的莫大的幸福。

这十一年他们从未见过。是近乡情更怯,还是淡忘于天涯?

最后,二十八岁生日那天,展信佳买了一只猫。

起名叫太白。

太白是只花猫,展信佳也很久没有展信佳了。

2.

展信佳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家游戏厅,从前是自己逃课来这里玩,后来那个人非要跟着他,每次都拿一大杯水,隔三差五地让他喝水。若只是喝水,展信佳不会记忆那么深刻,记忆深刻的是,他碰过的地方,他的嘴唇也碰到了。

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忽的躁动起来。展信佳假装目不斜视地玩游戏,实则已经脸红了。好在,昏暗的室内,不会被发现。

有时候他也会想和他一起玩游戏。于是展信佳就陪他玩魂斗罗。然而一个次次拿双百分的人,却连WSAD都傻傻分不清,展信佳只好和他互换位置,把上下左右让给了他。

他会沮丧。在这方面,他像个麻瓜,而展信佳却是高高在上的傲罗。

这时候展信佳就想揉揉他的脑袋,把他柔软的头发弄乱,然后看着他,和他说没关系。

但他终究还是目不斜视地盯着游戏界面。

有些事,覆水难收。

他知道的,这是喜欢,是想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喜欢。

那他喜欢他吗?喜欢这个……有些自闭却愿意让他走进来并把心里的玫瑰花园都给他的人吗?

展信佳不知道。

就像他不知道一元二次方程如何求解。

二者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3.

“展信佳,你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是电线分割下的天空真好看吧。”

“好吧,那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想你的糖醋排骨。”

“错!我在想今天的展信佳在想什么!”

“那你不用想了,我告诉你,我在想什么时候你才可以……”

梦总是到这里戛然而止。那句“来我怀里”似乎永远只能沉睡在喉咙深处。

展信佳理了理头发,穿衣起床。

为了儿时的梦想,他爬到今天的位置,终于让他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对那个人说句“来我怀里”。

但那个人,在他办公桌上,在相框里,穿着白色西装,帅得一塌糊涂。许是因为他选择的新娘子,所以他笑得那么灿烂,温山软水都不及。

展信佳凝视着他,忽然觉得,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不过是少年的惺惺相惜,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却把自己困在这里,何必呢。

4.

他总是会想到他,不是在深夜很静的时候,而是四月的清晨。天亮得很早,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有鸟语,有微风,有花猫蜷在青石板上做美美的梦。

他有车,但每到这个时候,他只喜欢走路,从五点钟开始,一步一步,像是要将整个人生走完,像是要走到他面前去。

公司的人得知后都说展信佳是金融圈巨鳄里最有山水情趣的。还有人为了讨好他,给他造了座小花园,巧夺天工,就连脚底下其貌不扬的路也是重金打造的。

但展信佳还记得他和他以前一起走过的路,是坑坑洼洼的,下雨天会积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每到这个时候,调皮小孩子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他们总是湿着裤腿回家。

展信佳收下了那座小花园,他给自己建了个秋千在里面。

秋千上是一朵玫瑰花,但从未荡起过。

5.

“我陪你看日落,但我不是小王子,你也不是我的玫瑰花或者小狐狸。”

“那是什么?”

“我叫长生,你是我的不老药。”

长生……

展信佳终于记起来了,他的名字叫长生,和他的名字一样奇怪。

傍晚五点钟,正是灿烂云霞铺满整个天空的好时光,也是展信佳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的好时光。

似乎只有在梦里,他才能触碰到青春的尾巴,才能看到长生脸上的小雀斑,才能看到往事一幕幕。

一幕一幕,定格,萦绕。

6.

“这个357房也太奇怪了……我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展信佳’三个字写在末尾的。”

“他的家属还是没来吗?那他留下的这笔钱和这封信怎么办?”

“我已经叫人去找信中提到的人了,但是没找到,2002年在风阳小学入学的并没有一个叫什么长生的,还有信中提到的初高中都没有这样一个人入学过。”

“兴许是改名了呢?毕竟这个名字奇奇怪怪的……”

“也许吧,再找找看。”

“别找了吧,你们都忘记他得的什么病了吗?咱们给他好好安葬,这笔钱就捐给同类型病人吧……”

“通知,357房病人林东宇患有食道癌,晚期,兼并患有妄想性障碍,于7月19日12时34分送进急救室,抢救无效,死亡,请联系病人家属准备后事。”

……

7.

他终于见到了他。

他带着他的小儿子,近乎是他的翻版。

“展信佳,你曾经问我青春是什么,我一直没有回答。

其实青春就是,明明我分得清WSAD,但却要用上下左右。”

这么多年对世俗的不满,身为孤儿的孤独,二十五岁就被医生判了死刑时的恐惧,终于化为乌有,化为他梦里一大片花海。

花海中心站着一个小男孩,穿着简单的校服,干净的笑脸。

校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风阳小学。三年五班。林东宇。

——————
我看的第一部耽美是《最喜欢你的那十年》很喜欢里面青春的感觉 但是真的好虐 欲哭无泪的那种虐 所以码了一篇青春的耽美文 致敬青春 致敬男孩子之间的友谊(雾)

信白】我歌月徘徊

肉沫*真的是沫 玻璃渣
1.他脸红了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信白】我歌月徘徊(2)

#肉沫 真的是沫沫...(捂头遁走)
#甜 假 假的...
上半段在这里:
https://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7a1c7
已完放心入坑w

4.你的剑一股酒味

两个人选了一块空地,刚开始李白只是应付地挡挡他的进攻,毕竟他现在还在发愁下一顿吃什么,没啥精力搞这些虚的。

但是韩信有点不爽。
老子是来找你pk的,你这么不正经,莫非是不把我当男人看?

所以他进攻得更猛了。杀气让李白吓得打了个酒嗝,还好剑刃相对时清脆响亮,掩盖住了那声不大不小尴尬至极的嗝。
他有些气结,这韩重言咋还来真的,他不过是那天想去偷他们队的龙,又没偷到,不至于这样借pk来怼他吧!

于是他也认真起来,一剑一剑地反攻韩信,竟逼得韩信直往后退。
两个人四目相对时,韩信看见李白的眼睛里藏着一个风华正茂的他。
但是李白什么也看不到。

他故意失误,剑被对方挑飞,叮当一声掉到地上,他也随之又打了一个酒嗝。
该死。
正在李白尴尬时,韩信挠挠头,破天荒憨憨地笑了一下,清朗地说:
“重言今天可能走狗屎运。不过,狐狸,你的剑为啥一股子酒味?”

李白有一种把他的矛夺过来然后自挂东南枝的冲动!

5.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终于偷到了小龙,小发达了以后他就跑去酒馆痛快地喝酒了。
果然还是大口喝酒比较爽。前些日子,因为腰包紧张,他喝酒都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喝的。
放下酒碗,他意外瞥见前面桌子旁的韩信。
他走过去,“大将军也来喝酒?一起去山头上喝吧,月下饮酒实为美事。”

韩信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酒馆。

李白看着头顶上的明月,有酒壮胆,他缓缓说道:“今晚月色真美。”
其实美的是一起赏月的那个人,是那份小心翼翼的喜欢,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的单相思。

“月色有你美吗?”

李白侧头看向月光下的他,喉咙一紧。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他轻声笑了一下。

“有。”

……
李白郁闷地转过头,清风吹散了他的思绪,他们俩就这样默默无言地喝着酒,各怀各的心事。
良久,他听见旁边那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要回我的朝代了。我还没和她亲口说句喜欢,我就要……”
静静地等待他下文的李白只听见一声叹息。
他不禁看向韩信,韩信也在看他,月光流转,周围静得像画里流淌着的光。

他是个诗人,却找不出什么词来描述韩信在他心中的形象。思来想去,唯有“唇红齿白”一词可以表达。而喝了酒的缘故令韩信的脸颊也染上两团胭脂红,繁星碎芒,仿佛落在他肩上。
敞开的衣襟,清晰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
锦绣织缎衬得他宛如不小心遗落在俗世的仙子。
他还有着将军的气魄,刚强,锋芒毕露。

李白咽了咽口水,他竟有些期盼品尝他的美好。
别人都说韩重言清冷似月,他只觉得他眼中分明藏有熊熊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锁死他隐秘危险的欲望。
他是他的日月清明,是他内心不可获知的虚妄。

唇边相碰间,李白想,他可能醉了。

6. 

峡谷给他们生前提供一个躲避风波的地方,这里的一日是人间一柱香的时间,他们可以在这里住几百年,但若是大限将至,则必须回到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去接受命运。

听到韩信的死讯,李白也只是捧着一壶酒,像捧着一腔孤勇,来到那天他们一起坐过的山头,将酒洒在空中。

他又跑到杏花林,偷偷摘了颗杏子。
韩信爱吃这种小果子。
所以他终于来尝了。
但是为什么,涩而苦呢?

呸呸,韩大将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嘛。
没什么好稀罕的。不管是他喜欢的杏子,还是他这个人。
李白暗暗地想道。

——————
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又不希望有人给我寄刀片的这种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信白】我歌月徘徊,我舞信迷乱。

#肉沫 沫
#外甜内涩…

1.一见钟情

李白随手从草丛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叼在嘴里,脑袋里盘算着今天要打多少怪,才能够钱买个酒喝喝。他这么想着,便朝野区走去,刚想来个将进酒,就听见不远处风吹草动传来一阵阵话语声。
细细听辨后,原是花木兰和韩信在pk。
他正苦于日子一天天过的没有意思,就悄咪咪地跑到旁边草丛偷窥。
但是只能看见一张男人的臭脸。
好像带着光,眸藏星河,温柔地劝花木兰投降,那种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他昨日吃的桂花糕,甜而不腻。
莫名的有点好看。那张侧脸。
李白默默地想着,闪现回了野怪的地方,他心不在焉地打着怪,满脑子想的却是那张侧脸。

堂堂青莲剑仙,居然一点一点地脸红了。
像是初生的太阳。

2. 狐狸,你失禁了吗

当所有人都在营里谈天说地的时候,李白趁没人发现他,两个将进酒准备朝着小龙方向闪去。
他要偷对方的龙,他实在是太缺钱了。
不料前方看见一个硕大的人影,看这身形,应该是程咬金。
李白急急忙忙一个将进酒想闪去,却忘记了他已经没了cd,于是成功地把自己送入虎口。他暗暗骂了句自己,程咬金已经在问他在做什么了。

做什么?自然是来偷你们队的龙啊!

当然李白也就在心里吐槽几下,眼前峡谷里人才辈出,他单枪匹马当真打不过他们。所以他刚想赔笑离开,就听见一道如明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狐狸,你失禁了吗?”

??
李白愕然,转头却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韩大将军正立在那里,带着一脸笑意,白月光打在他身上,柔和了他五官的刚硬锋芒。
但是……失禁?
他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却看见不知何时酒壶口开了,酒流了一裤子。
我靠,丢死人了。

李白的脸涨成猪肝色,瞪了一眼韩信,也没管程咬金就径自一段轻功离开了。
风声呼啸。
果然,胯下生风。

堂堂青莲剑仙想不到和心上人的邂逅竟是这般。
缘,妙不可言。

回到自己的窝以后,李白回味起韩信的笑容,忽然想到一个细节。
他叫他什么来着……
狐、狐狸?!
这、这么亲密的吗……

3. 咱俩pk

峡谷现在各有各的小圈子,最大的是东方与西方,一般来讲是根据朝代分的,也有几个单独的。
李白便是其中的一个。
他闲云野鹤惯了,觉得一个人没什么不好的。多一个人意味着你要为他付出,要为他考虑,要照顾他的感受。
他厌烦这种尘世交往。
但是他想,若是韩大将军来找他,他……
他会想和他一起的吧。

谁说白日梦不能成真。
只不过成真的有些奇怪。

李白和韩信一直被奉为峡谷的两大男神,各自技术好得没话说,还长的一副好皮相,勾走多少少女心。
而两个人又偏偏都是那种不爱和人过多交往的冷性子,使得众人对他们的印象神秘莫测,平日里也总喜欢八卦他们。花木兰听到一些对话后,情不自禁地给韩信分享了。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厉害。
譬如,韩信和李白谁更帅。
譬如,韩信和李白哪个是gay。
譬如,韩信和李白是不是闷骚。
譬如……
韩信和李白谁在上……

韩信听了以后笑笑,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李白的窘迫模样,浅浅地笑出声。

他找到打野的李白,抢了他一个怪和几百钱,说道:“咱俩pk一下。”

我靠,这个死人怎么又来抢他的钱,他都穷的开始卖字为生了,他怎么还来阻碍他发家致富。
李白在心里疯狂轰炸了一遍韩信,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才慢慢转身说,“别吧。”

“怎?一代青莲剑仙在害怕吗?”
“是啊。我怕你打不过我。”

李白窃喜:终于将了你一军!
然,谁知大气度的韩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都说李太白文武双全,连女帝都对你赞赏有加。赢了你,是重言侥幸;输了,是理所当然,虽败犹荣。”

李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TBC】
下半段:https://hecan0216.lofter.com/post/1e807f53_1138314b

你喜欢庄周我吗?

欢脱/不正经//貉灿
水//记录一下玩庄周的这些事情

1.我叫庄周,是一名常年闭着眼睡觉的安静的美男子,有很多女粉,有一个很好听的字叫子休,gay佬一帮,还有一个天天想偷我鲲的混账。我只有三件衣服,惆怅~

2.你听说过在陆地上游泳的鱼吗?
你听说过不死的鱼吗?
无敌是多么寂寞
退远~~

3.那天风和日丽,我和铠被四个人困住。我看见扁鹊扔药水了,急忙开着净化就往外游,逃到安全区域,我四处张望,愣是没看到铠的身影。
再回首,那人却在大招攻击处。
我又游了回去,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铠,摇了摇尾巴。
“要坚强。”
“odk。”

4.又是一日晴空万里,我和花木兰去追击阿轲,峡谷杀手阿轲回塔了,我觉得打不过她,决定先清小兵,谁知花木兰一个跃步冲过去,我急忙过去辅助她,一番轰炸,阿轲挂了。
溜了溜了。
结果又来了其他人,一下子把花木兰控住。
我见状急忙上去,刚开完大,花木兰就躺地上了……
溜了溜了。
事后花木兰问我:“你的大呢?”
“离家出走了。”
“那你这条鱼还有什么意义。”
“有啊,挡伤害啊阻挠敌军啊!!!”
“……好的。
但是为啥,我走了你放大?
你的大招,是在给我送行吗?”
“……
它回来得有点晚,我教训它一下。”

5.你好,我名庄周,字子休,如果你还喜欢这个无良作者笔下的我,点个赞吧,爱你。

什么鬼 笑死我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

《救命啊总有人想吃我扇子》①

韩信x小乔
强攻x弱攻(特别的乔妹给特别的你)(致独角兽皮肤)(已经氪了 巨甜!!!)
私设

01
“他眸藏星河,清风瘦马,一个挑矛就把我的——”
“小心心收入囊中了?”孙尚香叼着草,难以置信地接话。
“??并不是……是我的扇子……被他挑走了……”小乔夺下她嘴中的草叶,忿忿地摔到地上,“他不去偷鲲跑来抢我扇子干什么!”
孙尚香仰天大笑,一个趔趄差点没把脚底下的炮给踩了,她倚着小乔勉强站稳,想到周瑜最近刚给小乔送的礼物。
一把五彩缤纷的糖果色的扇子。栩栩如生,甜美至极,峡谷人人看见都想咬一口。
孙尚香一边哈哈地笑,一边腹诽活该你们秀恩爱。

02
腹是这么诽,但孙尚香心里明白小乔不喜欢周瑜。
她觉得周瑜过于骚气,不稳重,甚至意气风发得有点轻狂。
人可清狂不可轻狂。
孙尚香当时听完小乔的说法以后,啐了一口,“你只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他的任何都可以是缺点。”
怀春少女,谁不喜欢盖世英雄,虽然不用脚踏七彩祥云,但总要是意气风发的,是明媚如阳的,是肯保护她的江山的。
小乔不作回答,望向远方打野怪的韩信,一下一下,干脆利落,认真又认真。
竟看了入迷。

03
虽然小乔知道大家都在暗中观察,都在对她的扇子图谋不轨,但是明目张胆抢走的第一人还属韩信韩大将军了。
毕竟这是别人送的礼物,小乔只能逼自己去找韩信要回来。
但是……韩信被称为峡谷大长腿……她要去哪找他?小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

04
第三天过去了。
小乔使劲揪吧揪吧自己的衣角,霍然起身,朝韩信的房间走去。
叩叩叩。
高大的身影迅速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有些窘迫地低头,心里想他居然真的在家,嗓子一紧,发出干涩的声音。
“你还不还我的扇子啦!”
呃……本来想很自然地问的,结果一紧张就像撒娇一样。小乔:囧。
韩信低头看着一片粉红,眼底是细细碎碎的春意,染了几分桃花的颜色,一时心情大好。
“想让我还吗?”

05
“诶诶诶?”小乔瞪大眼睛看他,“你这不是废话吗。”
韩信继续面瘫,把她抵在门上,门咚。
“周瑜送的?”
小乔看着近在眼前的锁骨,咽了咽口水,微微地点点头。
“我可以送你一整个糖果屋,你跟他还是我?”
小乔:???????
尾随在后面偷听的孙尚香:这他妈…这么刺激的吗????

06
“你觉得韩重言怎么样?”孙尚香拿狗尾巴草碰碰小乔,好奇地问。
“就那样吧。”
孙尚香默。小乔感情方面仿佛迟钝一般,总觉得谁都是一般。

事情发生转机是那天,峡谷主宰苏醒,所有人都很紧张,孙尚香一直在刘备耳旁叨叨,诸如“不要老争啦活着要紧”“一定要小心敌军”……
而小乔却无所事事,无所牵挂,却突然感觉到旁边站着个人,她侧头,看见韩信一身战衣,英姿飒爽。
“打赌怎么样?”小乔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后开口道。
“你不是喜欢偷我扇子吗?就赌你能不能偷到主宰,你赢了我跟你,输了你跟我。”

韩信挑眉,这种时候怎能不耍一下帅?
“小姐,你搞错了,是打败,不是偷。姑娘家的扇子要靠偷,区区主宰,重言怎会打不死它?”

贫嘴……
小乔撇撇嘴,偷着乐了一把,脸颊也悄悄红得一塌糊涂。

07
日后韩信抱得美人归,孙尚香私底下问他怎么搞定死脑筋小乔的。
他笑,很认真地回答:“打赌我赢了。”
“那输了会怎么样?”
“换个体位而已。”
“……”


我又写了韩重言 我爱他……
这次系列是all乔 欢迎给我提一些不一样的cp组合建议(百合也可)
如果有灵感一天一个段子没问题!!(不小心又立了flag……

关羽x蔡文姬 (冷cp 奇奇怪怪)

私设

1.峡谷最近发生了几件事,比如小乔的扇子写满了“夫人”两个字,比如李白的野总是被抢,比如孙尚香又找不到她的炮了。没人注意到日日夜夜开着音乐小车的蔡文姬在干什么,没人发现她的眼睛闪着光,偷偷摸摸地尾随别人。

2.最先发现这件事的,自然是当事人关羽。他加快速度骑马,后面的小个子也加快速度。他被怪打掉一点血,她就那么巧的开着一技能来加血了。他有些气闷,故意跑得很快拐很多弯来甩开她,岂料过一会就又听见后面有人在气喘吁吁。
罢了……

3.一日,关羽骑着他的枣红色宝马,屁颠屁颠跑去清小兵,顺道砍死了一只怪,突然从九点钟方向飞来一只哪吒,又从斜后方窜出来一个李白,把他搞得狼狈不堪。这时甜美的少女音忽然在他耳际响起,熟悉的音乐声传来,他竟觉得心神定了定。
二杀。
不能这样下去了……

4.蔡文姬跟着跟着关羽跟丢了,大眼睛眨啊眨,怎么都找不到他。她垂头丧气地坐在车上,两个食指对在一起点啊点。
他可能是嫌弃她了吧……她没有昭君姐姐好看,没有小乔姐姐可爱,还没有伤害没有输出,只是一个妄想抢人头的小奶妈。
而且……还经常奶不到跑得贼快的他……

5.吃饭时,小乔主动坐到蔡文姬旁边,悄悄咪咪问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蔡文姬扯出一丝微笑来,“没有啊,小乔姐姐不要担心啦。”
她只是一个菜鸡,不讨人喜欢很正常嘛。
小乔拍拍她的头( ´・・)ノ(._.`)

6.开团时蔡文姬还是忍不住跟着关羽,她cd一到就要去奶关羽,搞得队里其他人颇为不满。一局下来已经有人开始吐槽了。蔡文姬咬唇没说话,天地间静悄悄的,一道浑厚的声音打她身旁传来。
“怎么,自己技术不到位还要怪人家小奶妈?我现在是队里的主力,不奶我奶谁,去去去,升级去。”
像是一道圣光,唰的点亮她灰沉的内心。
“别人说你,你要学会回击。”最后这句话,是独独说给她听的。
蔡文姬点了点头,捂住嘴悄悄地笑了。

7.蔡文姬正缩在小车里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巨响,原是主宰苏醒,吼声划破天穹。
她看向不远处威风凛凛地驾马站立的关羽,看见他眸中流露出的喜悦、渴望、征服欲。她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辅助他了。

8.主宰很好打,困难的是来抢主宰的敌军。
蔡文姬心急火燎地躲敌人的攻击,努力地找到关羽,给他加血,在人多的时候弹忘忧曲,还有胡笳乐。但她还是看见他的血条一点点减少。她头也不回地就冲进敌方黄忠的攻击圈,同时给关羽加血。她在想,关羽大哥骑马是真的帅,那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惊叹世人。

9.主宰被关羽击败。
他挂了彩,神情恍惚间有点想摸摸那个女孩子的脸,告诉她,怪他糙汉不懂感情。
但是,琴弦已断,佳人已逝。

10.后来扁鹊老兄也总是跟着他给他加血,就在关羽火了要问他是不是断袖的时候,扁鹊唯唯诺诺地开口道。
是蔡文姬。她说保护关羽大哥,有肉吃。
关羽愣了愣。大刀咣当落地。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2333
今天玩蔡文姬满地图追着关羽奶的时候突发奇感
于是就写了 就这样了……嗯……晚安嘻嘻